缙哥哥的博客
与你分享我的点点滴滴生活

全国中药材市场普遍造假,药监总局约谈17地政府

2016041115370

[工作组发现:滥用农药、化肥造成药材质量下降,疗效降低,并使药材外观性状发生改变。如土茯苓、何首乌出现木心,丹参、黄芪变硬变大等]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下称“食药监总局”)对中国五个大型中药材市场的暗访摸底显示,在全国多地中药材市场上销售的药材中,相当一部分存在着假冒伪劣、掺杂使假、违规经营、非法加工等现象

也是由于问题广泛而庞杂,中药材质量监管正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食药监总局已在全国部署了药品“两打两建”专项行动,其中,打击中药违法生产行为、整治中药材专业市场便是重点之一。

2016041115371
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中药材专业市场整治约谈会,约谈安徽亳州、河北安国等17地政府相关负责人,而这些地方,皆为全国集中的中药材专业市场所在地。

在上述由食药监总局副局长吴浈主持的会议上,不仅食药监总局5个暗访组依次用演示稿的形式,向与会人士展示了暗访中存在的一些乱象,17个中药材专业市场所在地政府负责人并签署《中药材专业市场管理责任书》,以求能够规范中药材市场。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得的食药监总局工作组暗访演示稿显示,假冒伪劣、掺杂使假、违规经营、非法加工已在国内多个中药材市场成风,并构成了一个隐秘的“地下王国”。

“请来17个中药材(市场所在)的地市级政府,目的是给大家摆问题,坚决进行整治,今天我们这个会是约谈会,实际也是中药材市场整顿的开始。”吴浈在会上说。

2016041115372

中药材市场乱象

据食药监总局工作组在安徽亳州、河北安国、成都荷花池、广东清平、广西玉林五大中药材市场的暗访,目前中国中药材市场所存在的问题具有普遍性。仅仅在安徽亳州,工作组便发现了增重、以次充好等九大问题。

工作组发现紫河车、蕲蛇严重掺假增重,炮穿山甲片、猪苓普遍增重,而在海龙、海马腹内,则灌入糊精、水泥等,虫类药材如全蝎、土鳖虫等腹中充满杂质。

工作组暗访发现,部分药材存在被提取过有效成分后再出售的情况。如人参、西洋参等,鹿茸味极淡,苦参、黄连、黄柏颜色淡,无苦味。

染色现象也相当严重。亳州工作组发现,西红花(纸纤维染色)、黄柏、乌梅、丹参、五味子、朱砂、酸枣仁、山萸肉等,皆存在染色现象。

以次充好也大行其道。如平贝母充川贝母、山麦冬充麦冬、锁阳充肉苁蓉,以其他小蛇充金钱白花蛇等。

在掺杂使假方面,工作组发现,如生晒人参掺入西洋参内、乌梅中掺有山杏、李子等类似掺杂使假的药材,数量多达十几种。此外,暗访组还发现部分药材非药用部分严重超标:如皂角刺中刺少而茎枝多、山萸肉中果肉少而果核多等。

2016041115373
过度使用硫磺熏蒸也是不可忽视的问题,而这些药材包括贝母、苡仁、赤芍、黄芪、白果等。另还有数十种中药材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如白芨、明党参等。

工作组发现,毒性药材在中药草市场可随便购买。如朱砂、雄黄、红娘虫、青娘虫、斑蝥等

工作组在亳州市场周边暗访另外发现,存在非法加工生产、炮制药材饮片的情况

“在进入李楼村的小路右侧的田里看到有大量的药渣,村民们正在打包,装车。在姜屯村发现一家有三名老人正用切片机切制药材;在村里的空地上有部分中药在晾晒。在十九里镇的道路两边,密布众多的药材交易商铺,一家紧挨一家。延绵有两公里。”亳州暗访演示稿显示。

而除了同样存在上述问题外,在河北安国中药材交易市场,工作组走访附近12个村落发现,其中一些村落存在露天保存药材的情形,多个无证家庭饮片加工作坊,均是设备简陋,卫生堪忧,药材质量堪忧

而以北七公村为例,工作组暗访发现,该村中药材加工户完全是自家个体加工饮片,饮片加工无炮制规范,质量无保证,甚至一些加工户还伪造中药饮片合格证。

在西部地区最大的成都荷花池中药材专业市场,工作组不仅发现有专卖店、红木家具店等与中药材、饮片摊位混杂,而且,有经营户明确宣称货有两样有好有坏,一分钱一分货,如有无硫川贝、无硫山药、清水全蝎、加香沉香、包药检货等。

工作组在成都五块石附近遭遇加工中药饮片的地下小作坊,发现部分品种在种植过程中滥用植物生长调节剂和农药,一些品种经提取后再售卖等情况

另据食药监总局工作组在广东清平、广西玉林的暗访,上述情形皆多有存在。

2016041115374

整顿风暴来袭

五个地方的问题是不是只有这五个地方存在?其他地方是不是不存在?不会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吴浈在上述五大暗访组做完报告后说,“这些问题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非常严重。”

在会场上,本报记者看到,与会人士无不神色凝重,而从食药监总局中药材专业市场整治约谈会的参会阵容上,也正如吴浈所说:“实际也是中药材市场整顿的开始。”

据吴浈介绍,中国中药材市场历史悠久,短暂的有上百年,长的则上千年。从上个世纪90年代,全国各地涌现了大量的中药材市场

1993~1995年,国务院整顿关闭了100多个中药材市场,动作很大,仅仅保留了17个中药材市场,在这20多年里,也没有新批,以后也不会再批。

“这些中药材市场,是历史的遗留,我们要爱惜,要管理好,要规范好。这是我们的责任。”吴浈说。

“政府该出手了,重拳出击,否则我们中医药事业可能会毁在我们这一代手中,历代没有出现过这样严重的问题。”与会的商务部市场秩序司副司长温再兴说。

而据与会的亳州市政府人士介绍,食药监总局召开“两打两建”会议,亳州便连夜召开会议,并成立了专门的小组。亳州共检查了5000家摊点和门店,设立了100万元的举报奖励,一次性奖励可以达20万元。

安国市场则已经签订了责任状,不仅对曝光的产品进行了检查,也对其他的品种进行了检查。以乡镇为主体,本地产品和中间品种,都要进行检测。

“加强日常监管,以建立长效机制为主,三个抓手,严格市场准入,我们这个专业市场,占了1500多家的商户,抓市场,抓培训。加大媒体的宣传,建立定期的媒体抽检的公布。药品和食品是公布范围。”一位与会的广州市政府人士说。

本报记者在会上了解到,广西玉林市已对市场外部和内部进行整治,重点查处染色人工增重,整治非法加工中药材。查处经营户741家。

另据本报记者了解,除了此次暗访的5个地方政府人士与会,其余12个中药材市场所在的地方政府也参加了座谈,而这些地方遍布中国南北。

也是在整顿洽谈会上,17个中药材专业市场所在地政府负责人签署《中药材专业市场管理责任书》,并表示全力组织开展中药材市场整治,以求形成规范有序、健康发展的中药材专业市场。

2016041115375

如何整顿?

这些不合格的中药材,首先是对疾病没有作用,其次是有的中药材有毒,对身体有危害,比如硫磺,吃得时间长了对肝脏、肾脏都有损害。很多问题都出在了一些贵药、稀缺药材上,所以我们都不敢开贵药。”中国中医科学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对本报记者表示。

另据本报记者了解,2008年已经取消垂直监管的药品监管体系,监管的大权已经到了地方政府的手中,而这些中药材市场,对于当地政府来讲,解决的不仅仅是就业问题,更重要的是当地的GDP。

数据显示,很多中药材专业市场为地方政府的支柱产业,超过当地GDP的10%以上。

而与食品有着类似监管模式的中药材管理,也同样涉及到多部门分段监管的问题,从种植到初加工以及加工、流通以及到了医疗机构,都有着不同的部门监管,如何管好中药材,仍然是一个问题。

中药材市场的监管比较特殊,不像化学药品,可以有标准,中药材的地域差别比较大,很难统一中药材的监管模式,多头管理会长期存在,在取消垂直监管之后,地方保护主义有所抬头。而责任书是一个社会管理创新,以柔性手段来解决硬性手段无法解决的问题。” 国家行政学院胡颖廉博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对于目前中药材市场存在的问题,吴浈表示,目前存在问题的中药材主要是那些比较贵的,可以染色的染色,可以增重的增重,并不是所有的中药材都存在这样的情况。

“我们不能仅仅把它看成一个交易市场,应该有一个专门的机构来监管,有专门负责中药材市场管理的人员,有专业的检验设备,相应的经费保障。中药材的管理涉及到多部门的监管,必须要地方政府统一组织这项工作才能做好。谁开办谁负责,因为它受益了。”吴浈说。

对于中药材混乱的市场周边,到处遍布着中药材加工网点,环境和条件极为恶劣。吴浈表示,此次整顿必须净化中药材周边的环境,市场的销售对中药材的销售仅仅是一个表现,关键是这些药材是怎么加工的。

实际上,商务部2009年开始承担药品流通行业的管理,主要是制定行业规划、产业政策,改革发展等。“我们接手之后投入了1个亿,在四个中药材市场建立中药材溯源的体系,有了一定的效果。”温再兴表示。

吴浈表示:“建立我们现代的仓储措施,仓储的不可控,是市场上假冒伪劣的根源,市场上的产品的交易变得不可控,仓储机构要建立起统一的规范措施。”

“下决心坚决整治市场,不是针对这5个市场,必须是17个市场坚决整治,我们说是整治,不是关闭,目的是要他们回归,怎么整治?所在地的政府领导组织下,动员各有关部门参加,开展市场整治。”吴浈说。

打赏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缙哥哥的博客”及本文链接:缙哥哥的博客 » 全国中药材市场普遍造假,药监总局约谈17地政府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