缙哥哥的博客
与你分享我的点点滴滴生活

《沧海·天人交战》第五十一章-平叛

飞燕岛是东岛三十六离岛之一。谷神通一代,眼看本岛弟子凋零,势力衰微,为壮声威,陆续收服东海三十六岛数千岛众,这些岛众大多是渔民海寇和大陆避难海外的武林人物,人员既多且杂,入则为民,出则为兵,平日受东岛庇护,打鱼经商,东岛有事,则为之尽力。

飞燕岛主杨夜本是崆峒弟子,轻功高明,一手银燕子母梭神鬼莫测,但因得罪仇家,逃来海上,为谷神通所收留。他远远看见二人,便令催船靠拢,放下绳梯。

谷、施二人登船,杨夜早已迎上,讶然道:“施尊主,你怎么在这里?”施妙妙羞于说明缘由,便道:“妙妙为奸人所陷,流落海上,承蒙搭救,感激不尽。”

杨夜不便多问,目光一转,落到谷缜身上,透出疑惑神色。谷缜笑道:“杨燕子,不认得我了?”他入狱三年,外貌有所变化,杨夜闻言,方才认出,脸色陡然一变,厉声道:“是你?”倒退两步,银燕子母梭到了指间,寒光刺目。

施妙妙看出不对,横身挡在谷缜面前,说道:“杨岛主,你做什么?”杨夜怒道:“施尊主,杨某一向敬重于你,你为何与这禽兽同流合污?”

“禽兽?”施妙妙流露迷惑之色。杨夜愤然道:“这小贼奸妹弑母,勾结倭寇,近来变本加厉,竟然勾结西城,害死亲生父亲。可怜谷岛王一生侠义神武,竟,竟死在自己儿子手里!”说到这里,不由得热泪盈眶,浑身颤抖,船上其他弟子也各手持兵器,拥上前来,将二人团团围住,听得这话,无不流露悲愤之色。

施妙妙不料杨夜口中禽兽竟是谷缜,还给他添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心中又气又急,方要发作,忽觉谷缜在自己后腰上捅了一下,笑道:“杨燕子,这话你听谁说的?”

杨夜道:“这是狄尊主亲口告诉我的,还会有假?”谷缜眉峰轻轻一挑,笑道:“这样么?足下有所不知,我是施尊主的囚犯,施尊主亲手将我捉住,送回东岛处分。敢问杨岛主,这算不算是同流合污?”

杨夜不觉一愣,瞪着两人将信将疑。施妙妙心里着急,欲要辩白,不料谷缜又捅她腰肢,施妙妙大为不解,回头望去,却见他神情淡淡的,微微摇头。施妙妙只得将到口的话按捺下去,心里却是郁闷极了。

杨夜惊疑半晌,慢慢放下银梭,问道:“施尊主,此话当真?”施妙妙冷冷道:“你还不信?”杨夜苦苦笑道:“岂敢不信?但为何不将他绑起来,这样并肩站着,叫人误会。”施妙妙未答,谷缜冷笑道:“我这点狗把势,连蚂蚁都打不死,还用得着捆绑吗?”

杨夜也久闻谷缜功夫不济,当下释然道:“施尊主,我既安排饮食,还请尊主入内休息,至于这禽兽么,先关入船底水牢,让他吃吃苦头。”

施妙妙忙道:“不用,我还有话问他。”杨夜眉头大皱,正色道:“这厮诡计多端,施尊主当心不要上了他的当。”施妙妙摇头道:“我自有分寸。”

二人进入仓内,不多时船上弟子送来酒菜。杨夜大马金刀坐在一旁,睁大两眼,气呼呼瞪着谷缜,谷缜却如未见,酒来便喝,肉来便吃,抑且吃相跋扈,让杨夜以下瞧在眼里,均是大为不忿。

施妙妙心神不宁,无心饮食,问道:“杨岛主,你这是往灵鳖岛去?”

“不错。”杨夜道,“施尊主难道不是回岛参会?”

施妙妙一愣,问道:“参什么会?”杨夜盯着她,奇道:“九月九日,论道灭神。如今岛王身故,情势危急,叶尊主、狄尊主、明尊主发出号令,命三十六离岛在灵鳖岛聚会,商议抵御西城的法子。”

施妙妙沉吟道:“原来如此。我这几日被对头困住,未能受到讯息。”

杨夜狠狠瞪着谷缜,忍不住喝道:“施尊主,你与这禽兽同桌吃饭,不嫌有辱身份吗?”

施妙妙摇头道:“我私下有几句话问他,杨岛主,你可否回避则个。”杨夜一愣,露出不忿之色,又瞪谷缜一眼,恨恨一跌足,拂袖出门去了。

施妙妙四顾无人,起身将仓门掩好,回头一看,谷缜仍在大吃大喝,还招手笑道:“妙妙,这道红烧狮子头味道不坏,快来尝尝。”施妙妙哭笑不得,喝道:“吃,就知道吃。人家往你身上泼脏水,你倒好,不但不否认,还来个大包大揽,你说,你究竟安的什么心?”谷缜竖起食指,嘘道:“施大小姐,小声一些。”施妙妙嘟起嘴,瞪着谷缜,秀目几乎喷火。

谷镇吃饱喝足,抹嘴笑道:这世上要打倒一个坏人,最妙的不过揭发他的罪行,达到一个好人,最不知,狄龙王妙不过编造他的罪行。如今看来,我洗脱冤屈的事,东岛中大多不知,狄龙王却来个先下手为强,给我大大抹黑。当我是禽兽猪狗的决不止杨夜一个,这时我若不认罪,大家十九不信,还当我是强词夺理,这么一来,必要动手。

施妙妙怒道;我不怕,大不了跟他们拼个死活。谷镇摇头道:那是意气用事,我来此岛,并非为我一己之私,而是为了千百东岛弟子。东岛同门相残,岂是我本意?说着笑容忽敛,叹一口气,起身踱到窗前,望着荡荡远空,久久也不言语。

施妙妙盯着谷镇的瘦削挺拔的身影,不觉痴了,他忽然发觉,这么多年来,自己竟不曾真正明白过这个男子。虽然自情窦初开,便已深深喜爱上他,爱他的英俊潇洒,风流多情,爱他心细如发,无微不至,可纵然爱慕,却无多少敬意,几曾怨他言笑轻薄,桀骜不训,直到此刻才明白,在那张不羁笑脸之后,竟有一颗如此伟岸超卓的心灵。

施妙妙百感交集,既喜且愧,更有说不出的感动,忽地悄然上前,伸臂搂住谷镇的腰身,默默流下泪来。

谷缜回过身来,将她脸上泪痕吻干,柔声道:“妙妙,怎么这些天突然转了性儿,母老虎变成羊羔了?”施妙妙听得这话,越发想哭,呜咽道:“你才是老虎,公老虎,臭老虎。”谷缜笑道:“好呀,我这个臭臭的公老虎配你这个爱哭的母老虎,岂不是天造地设么?”

施妙妙啐道:“你才是老虎,你才爱哭。”谷缜笑了笑,说道:“妙妙,目下情势多变,不是撒娇的时候。我可是你的囚犯,哪有捕快在囚犯怀里撒娇的道理。”施妙妙撅嘴道:“我才不做捕快。”谷缜笑道:“好,好,你做囚犯,我做捕快,你若被我捉住,可要关一辈子哩。”施妙妙心道:“这样才好呢。”嘴里却不说出,放开谷缜,倚桌托腮,闷闷不乐。

风劲船快,不久离灵鳖岛已是不远,杨夜推门而入,见施妙妙无恙,松一口气,再看谷缜,却又怒目相向,对施妙妙施礼道:“施尊主,本岛在望,为与这禽兽撇清干系,愚下以为,理应将他捆绑示众。”

施妙妙心中大恼,怒气直透眉梢,谷缜向她使个眼色,令其不可发作,同时笑道:“要绑就绑,我无异议。”

杨夜见他落到这步田地,仍是谈笑从容,比起施妙妙还要大方十倍,不由心中纳闷:“无怪有人说奸恶之徒必有过人之处,此人坏事做尽,却毫无惭愧之色,脸皮之厚,真是天下少有。”想到这里,更觉鄙夷,怒哼一声,叫道:“取绳索来。”

两名弟子手持绳索,应声入舱。那绳索用精钢缆绳缠绕生牛皮做成,粗大坚韧,将谷缜双手反剪,五花大绑。施妙妙在一旁瞧得心如刀割,几次欲要说话,均被谷缜眼色止住。

捆绑已毕,杨夜大声道:“好,待会儿上岸,你二人将他押在前面。”施妙妙闻言,再也忍耐不住,高声道:“不用了,此人由我押送。”杨夜笑道:“何烦尊主,弟子们服其劳,那是应该的。”施妙妙冷冷道:“他们押送他,怕还不配!”

杨夜一呆,继而一拍脑袋,笑道:“不错,由尊主亲自押送,方能显出此人罪大恶极。”施妙妙不料他如此领悟,哭笑不得,又不好当面驳斥,心中气闷可想而知。

这时将要靠岸,杨夜出舱指挥众弟子收帆抛锚,施妙妙趁机问道:“谷缜,你干吗让他们捆你?他们冤枉你还不够么?”谷缜笑道:“这在兵法上叫做示敌以弱,能而示之不能。”

施妙妙神色疑惑,说道:“这与兵法有什么关系?”谷缜笑道:“你不知道,我越示弱,那些想害我的人,就越会露出破绽。”施妙妙低头想了一会儿,想不明白,只得咬咬嘴唇,说道:“你呀,总是一脑袋希奇古怪的念头,难怪姚姑娘说你是一只……一只……”

谷缜笑道:“一只狐狸?”施妙妙双颊染红,白他一眼。

船身靠岸。杨夜为表功劳,先已派了小船通报,东岛弟子听说谷缜被施妙妙所擒,又惊又喜,纷纷拥到岸边观看。

谷缜与施妙妙并肩而行,弃舟登岸,谷缜虽被绑缚,却毫无气馁之象,步履豪迈,,顾盼自雄,见到熟人,还扬声打招呼。众人见了,大为气愤,被他招呼之人更觉恼羞成怒,“猪狗畜生”一阵打骂。

谷缜听了,一笑置之,施妙妙心中却是好不难受,目蕴怒火,想那谩骂之人一一扫去,默记在心,以便将来教训。这时忽有人唤道:“小姐,小姐。”施妙妙转眼一瞧,却见从人群中奔出两个丫环来,年芳及笄,姿容秀美,一着绯红,一着碧绿,奔到身前,又哭又笑。施妙妙心绪极差,不耐烦道:“桃红,萼绿,你们不在家坐着,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二女愣了愣,大感委屈,着红裳的桃红嘟嘴道:“我们听说小姐回来,高兴都来不及,还有心在家坐着吗?”她一边说话,一边偷看谷缜,神情既似兴奋,又觉害怕,悄声道:“小姐,你真是了得,竟然抓住这个恶人。”

施妙妙怒无处发,喝道:“谁是恶人?”热女被她一喝,不觉怔忡。施妙妙却冷静下来,心道:“不知者不罪,我对小丫头撒什么气?”当下说道:“好了,家里还有几副千鳞?”

萼绿道:“算上老爷的遗物,还有三副。”施妙妙道:“你和桃红一道,去将三副千鳞全部拿来。”萼绿怪道:“要这么多干什么?”施妙妙瞪她一眼,喝道:“叫你去你就去,哪儿来这么多废话?”

她平时对两名丫鬟和蔼亲密,今日忽然怒气相向,变了一个人似的。那二人好不委屈,嘟起小嘴,悻悻回家去了。

谷缜却明白施妙妙的心思,知道她取来三副千鳞,是想要紧要关头大干一场,回头望去,只见施妙妙眉梢眼角透出一股凌厉煞气,不觉心头打个突,寻思:“这施大小姐真是得罪不起,以后我得千万小心。”想着又觉好笑,哧地笑出声来。

旁观众人看到,更觉恼怒,纷纷叫道:“这畜生还敢笑,打死他,打死他。”说着竞相去捡石头,施妙妙又气又恼,叫道:“谁敢动手?”众人闻言,方才作罢,不少人嘴里兀自骂骂咧咧。

此时一名弟子远远来奔来,说道:“施尊主,叶、明二位尊主请你押犯人去八卦坪相会。”

谷缜道:“怎么,狄龙王不在?”那弟子瞪他一眼,啐道:“还嫌死得不够快么?”谷缜不觉微微皱眉,寻思:“角儿不济,不好唱戏呢。”

八卦坪本名龟背坪,灵鳖岛形如灵龟,头尾稍矮,中段奇峰突起,高出海面许多,天生一片十里方圆的石坪,遍地青石,光洁溜滑,恰如乌龟背壳。前代岛王应此地形,按先天八卦,围绕石坪建起八道长廊,长廊时短时续,断续处加以假山池沼点缀,平素可供游玩,重要时节则聚众商议。故而说道在八卦坪相会,必有大事发生。

谷缜行走一程,远远便能看见八卦坪正中心那座太极宝塔,塔分黑白二色,共九层,高十丈,传言是仿照当年天机宫“天元阁”所建,气势高峻,天高气清之时,数十里之外也能看见,既是宝塔,也是灯塔,入夜时底层火光经宝镜反复折射,层层通明,上烛长天,沉沉夜幕之下,璀璨不可方物。

这太极塔是谷缜从小玩耍之处,此时此刻忽然看到,不知怎地,心头一恸,闪过父亲的影子。曾记得幼年时,母亲尚在,那时父亲笑起来十分爽朗,常抱自己登上塔顶,与母亲并肩眺望碧海深处的那一轮落日。那时的海是墨绿色的,如同色泽最深的翡翠,浪花打在礁石上,雪白飞扬,犹如翡翠边镶着一串白亮的珍珠,落日边的大海却是金灿灿的,就象父亲的笑脸一样。

谷缜看着看着,眼眶微微有些潮湿,忽听身边施妙妙低声道:“谷缜,别怕,今日无论如何,我都和你在一起的。”谷缜转眼望去,只见她秀眼似有一道清泉流转,光亮动人,仿佛在说:“无论怎么,我都相信你,无论何时,我都陪着你。”

谷缜心中感动,微微一笑,忖道:“妙妙固是好心,却也小看我谷缜了。这区区数百人,也能让我害怕落泪么?”想到这里,豪气顿生,长笑一声,唱起曲子:“大江东去浪千叠,引着这数十人,驾着这小舟一叶。又不比九重龙凤阙,可正是千丈龙虎穴。大丈夫心别,我觑这单刀会似塞村社……”抑扬铿锵,高遏行云。

这时忽然听八卦坪处有人冷笑道“大言不惭,你这摸样也配与关云长相提并论?”谷缜哈哈一笑,郎声道:“关云长胆气虽佳,却刚愎自用,大意失荆洲,看似勇武,实则愚蠢。我与他自然不能相提并论,你叶老梵却与他好有一比。”

叶梵哼了一声,道:“你这张嘴,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肯服软。”

谷缜笑道:“常言道:‘吃人的嘴软。’哪天你请我喝喝酒,吃吃肉,我这嘴可不就软了吗?”说笑工夫,登上八卦坪,坪上人已不少,八道长廊内外,熙熙攘攘,既有东岛本岛弟子,也有三十六离岛的岛众,二者间惟有衣饰略不相同,所有弟子衣服下均有金线绣成的XX标记,但离岛弟子除了此外,尚有本岛的标记,譬如飞燕岛是一只燕子,苍龙岛是一条飞龙。叶梵,明夷坐在太及塔下,目光炯炯,向谷缜逼视。

这时桃红鄂绿拿来三只鹿皮囊,施妙妙接过,挂在腰间。叶梵道:“妙妙,你坐到塔下来。”施妙妙冷然道:“不用,我就与他一起,哪儿也不。”叶梵皱眉道,:“你是东岛五尊,不可意气用事。”施妙妙大声道:“东岛五尊有什么了不起?谷缜是岛王嫡亲儿子,东岛少主。难道说,他少主的身份还不如东岛五尊?”

叶梵浓眉一皱,冷笑道:谁认他是少主?

“我认。”施妙妙扬声到,“在我心中,他过去是,如今是,将来也是。”杨夜在后面听到,吃惊道:“施尊主你……”施妙妙瞧他一眼,道:“我在船上说的话,都是骗人的。谷缜清清白白,决不是什么禽兽,以后谁敢骂他,先问问我的千鳞。”

坪上众人无不惊怒,嗡嗡的议论声一片。

明夷怒哼一声,冷冷道:“施尊主,你这是为情所困,鬼迷心窍。”施妙妙盯着二人,说道:“明尊主,叶尊主,你二人仇视谷缜,到底为何缘故?天柱山上,岛王早已说明,谷缜本是无辜,都是白湘瑶设计陷害,难道说,岛王的话你也不信?”

明夷道:“岛王说了这话,却没说明白湘瑶如何陷害,谷缜奸妹弑母,却是证据确凿。”

施妙妙心中愠怒:“明尊主这死脑筋真是气人。”当即说道:“岛王所以不肯挑明,只因这其中牵涉几位至亲,家丑不可外扬。我亲口问过赢爷爷,白湘瑶死前他也在场,白湘瑶亲口承认勾结倭寇,陷害谷缜,萍儿,萍儿其实也未失贞。”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叶梵和明夷对视一眼,说道:“施尊主,你这么说,可有凭证?”施妙妙道:“岛王,赢爷爷都是人证,这还不够?”明夷冷笑一声,说道:“那么就请这二位作证如何?”施妙妙一楞,寻思道:“糟糕,岛王,赢爷爷都已身故,怎么作证?”想到这里,不禁语塞。

叶梵微微冷笑,说道:“据我所知,岛王和赢尊主都已去世了,死无对证,施尊主你随便怎么说都行。”

施妙妙见他二人如此强词夺理,只气得眼里泪花乱滚,涩声道:“你们,你们不讲道理。”

二人尚未答话,忽听有人郎笑道:“施尊主,不是我们不讲道理,而是你的道理讲不通。”施妙妙转眼望去,只见狄希领着一大群人,笑吟吟登上石坪。

施妙妙秀目圆瞪,说道:”狄尊主,你说,我的道理怎么讲不通?”

狄希走到塔下,挺身立定,扫视众人道:“难得今天大家到齐,我便将这事的来龙去脉说个明白。施尊主对谷缜余情未了,庇护与他,故而偏听偏信,为奸人所蒙蔽,但念在施尊主年少无知,大家莫要怪她。”

施妙妙只觉一股无名怒火直冲头顶,将手伸入鹿皮袋中,叶梵冷冷道:“施尊主,我奉劝你少安勿燥,试想一想,就算你千鳞出神入化,又胜得过三尊联手么?”

施妙妙俏脸发白,身子微颤,神情分外倔强,剑拔弩张之时,忽听谷缜笑道:“妙妙,你先别急,听他怎么说。”

狄希微微一笑,郎声道:“据我所知,岛王对着孽子情深意重,为了保他性命,令其假死,以免他被捉回东岛,承受修罗天刑。谷缜,我这话说的是么?”

谷缜点头道:“不错,只因家父早就知道我是冤枉的。”人群里项起一阵嘘声,人人露出不信之色。

狄希叹道:“岛王已然故去,他对东岛有中兴之功,他老人家的行事,我们做后辈的不便评述。更何况“不死谷神”到底是人不是神,既然是人,就不免为人情所困,爱惜妻子,屈理枉法,他在天柱山放你一马,虽说情有可原,但也不合东岛岛规。“

他言语淡淡,却有意无意指向谷神通。施妙妙怒道:”狄希,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狄希道:“狄某的意思十分明白,岛王所以不肯杀死谷缜这孽子,全是因为受了此人的迷惑,故而一时糊涂,饶他性命。不料这人狼子野心,狡猾绝伦,看出岛王心慈手软,故而设下奸计。大家都知道,赢尊主虽然对我岛忠心耿耿,却有个喜爱金银珠宝的癖好,这孽子利用赢尊主的癖好,布下奸谋,利诱赢尊主,让他出面陷害夫人,小姐,在岛王面前败坏他们清誉,夫人不敌这孽子的奸谋,羞愤自杀。大伙试想一想,夫人平日何等温婉可亲,待人和气,怎么会是陷害继子的凶手呢?萍儿小姐天真无邪,娇俏喜人,又怎么会是诬陷兄长的荡妇呢?

白湘瑶心计极深,颇会装模作样,收买人心,在场不少人都受过她的恩惠,闻言纷纷流露赞同神色,叫道:“夫人一定无辜……小姐怎么会害兄长,兄长害她还差不多……”

叫声此起彼伏,施妙妙又气又急,却不知如何应对。底细笑而不语,直等众人怒火稍退,才继续道:“常言道:‘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岛王一生英武,虽然困于父子之情,被这孽子迷惑,但以岛王的聪明智慧,只会被他迷惑一时,时间一久,自然生出怀疑。而着孽子害死继母,逼疯妹子,勾结倭寇,可说是罪大恶极,死一百次也不嫌多,眼看岛王起了疑心,心中十分忐忑,大家都知道,这孽子一贯奸诈狠毒,六亲不认,此时为求自保,便想出了一个再毒不过的毒计,那就是勾结西城,暗算岛王。”

谷缜微微冷笑,道:“狄龙王,你编故事的本领实在了得,怎么不去北京城说书?”

底细盯着他,笑道:“我便知道你会矢口否认,天幸我有证人。”将手一拍,自人群中走出一个年轻男子,亦是东岛装束,个子瘦小,脸色略显苍白,目光闪烁不定似乎有些紧张。

狄希笑道:“刑宗,你别怕,将你那日所见所闻好好告诉大家。”

“是“刑宗瞥了一眼谷缜,露出怨毒神色,缓缓说道,”那日属下在南京郊外办事,想去柏林精舍落脚,不料还没走近,便看到岛王与这孽子从精舍出来,两人一前一后,上了一座小山,属下一时好奇,便跟了上去,只见他二人似乎在山顶争吵什么,岛王颇为生气,这孽子却脸色阴沉,半晌也不说一句话。“

叶梵道:”你听到二人争吵什么?“

刑宗道”属下一贯将岛王视为神明,只敢远远观望,又岂敢上前偷听?正想离开,忽见天部沈瘸子带着一群西城高手从远方行来,向岛王出声挑战。”

狄希道:“他们向岛王挑战,活太长了吗?”

“是啊。”刑宗道,“属下也这么想呢,沈瘸子路都不能走,竟敢想岛王挑战,岂不是活腻了?岛王听到后,便与这孽子下了山来。不料那些西城高手十分卑鄙,突然拿出许多弓弩,向岛王射出毒箭。但岛王何等任务,自不将这写毒箭放在眼里,不但不躲,反而赶上,一挥手便打倒数人,可岛王厉害,这孽子的武功却十分不济,被毒箭吓得东躲西藏,大呼小叫。岛王无法,只好回身挡在他身前,为他抵挡毒箭,就在这时,就在这时……这孽子突然抽出一把匕首,刺入岛王后心。岛王他,他一心抵挡身前的毒箭,万料不到亲生的儿子竟然会暗算自己,中匕之,向前跌出两步,回头盯着那孽子,神色十分伤心,那孽子爬起想跑,但岛王一手将他按住,这孽子吓的魂飞魄散,一动也不敢动,岛王举起手,看了他一会,忽又叹了口气,将手收回,向天大喝一声,摇摇晃晃奔入西城高手阵中,一掌将沈瘸子打死,这时,岛王又身中树箭,几般伤势一起发作,终于不治身亡……”

他说唱俱佳,说到后来,泣不成声,号啕痛哭,谷神通在东岛颇有遗爱,众人听他死得如此悲惨壮烈,无不凄然神伤,又想到大敌当前,栋梁折断,更觉悲愤交加,不少人失声痛哭,直将谷缜恨之入骨,大骂不已。

施妙妙忍不住喝道:“刑宗,你胡编乱造。”刑宗一抹眼泪,愤声道:“施尊主不要出口伤人,我向东岛列代祖师发誓,以上所言都是我亲眼所见,绝无虚假。”施妙妙冷笑道:“那么你既然看见岛王遇难,为何不挺身而出?不说你所眼真假,就凭这点,也不配做东岛的弟子。”

刑宗露出懊悔神色,说道:“我本来也想挺身而出,但当时西城高手尚多,我若上前,必然没命。我死了事小,但我死了,又有谁来揭露这孽子勾结仇敌,轼杀生父的罪行呢?于是我忍耐时机,眼瞧着那孽子与西城恶徒一起离开,才敢潜出。施尊主说的是,刑某当真该死,如今这孽子罪行揭发,也就是刑某的死期……”说罢翻手亮出一把匕首,便向胸口刺去,尚未刺到,狄希忽地挥袖,将那匕首打落,叹道:“刑宗,你此事做得不错,若非如此,我们哪能知道岛王去世真相,你功大于过,就不要自责了……”

刑宗兀自啼啼哭哭,涕泪交流,众人见状,更信了三分。施妙妙急怒攻心,偏又想不出什么法子推翻这些谎话,想这刑宗职位卑微,只是一个寻常弟子,但此时一口咬定谷缜杀父,竟是十分难缠,睡眠面膜秀目圆睁,胸口急剧起伏,真恨不得一把千鳞出去,将着刑宗射成筛子,但这么一来,又不免落个杀人灭口的罪名,罪上加罪,更难洗脱。

正自气恼,忽听谷缜笑道:“刑师弟,你说的有模有样,却有两件事说得不对。”刑宗一楞,道:“什么事?”谷缜笑了笑,说道:“第一件事,就是家父根本没死。”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缙哥哥 » 《沧海·天人交战》第五十一章-平叛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