缙哥哥的博客
与你分享我的点点滴滴生活

《沧海·八图合一》第五十八章-风穴

陆渐对这风穴奇观也很好奇,定眼细看,只见穴口上方有人用尖锐锋利之物写了数个狂草,飘逸无方,飒然欲飞,陆渐瞧了瞧,点头说道:“好字。”

话音方落,便听耳边有人嘻嘻笑道:“你也知道好么?可认得那是什么字?”说话的正是姚晴。

原本陆渐让姚晴留在阁中歇息,可这位大小姐天生的闲不住,又听说宁凝亦在,越发放心不下,闹着跟来。陆渐无法,向谷缜讨了一件火狐皮里子的鹤氅,裹着她驮在身后。这样子惹来众人的许多嘲笑,谷缜说得尤为刻薄:“真是猪八戒背媳妇儿。”陆渐臊了个大红脸,姚晴却是心安理得,似笑非笑,回骂道:“臭狐狸,病的若是你妈,你背是不背?”谷缜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落了老大个没趣。

姚晴精力虚弱,吃再多参汤也不能持久,加之那鹤氅是当年谷萍儿医治寒疾用的,穿在身上十分轻暖舒服。行不数里,便沉沉昏睡过去,沿途探碑解谜一概不知,直到此时听见风穴怒嚎,方才惊醒,醒来便听见陆渐赞那狂草字好,心中好笑,故意难他。

陆渐面皮一热,念道:“众……门……”

姚晴笑道:“众风之门!你呀,不懂装懂。”陆渐心道:“无怪谷缜和施姑娘一听说‘众风之门’,便道‘风穴’,原来这里明白写着。”便道:“这四个字太潦草,写得跟一个字似的,真叫人认不出来。”

姚晴道:“尽找借口,这算什么潦草?张旭的《率意贴》才叫草呢。哼,你都不认得,又说什么好字?”

陆渐道:“我没说字写得好,只是觉得这几个字笔画凌厉,藏有极高明的剑意。”姚晴闻言细看,果然如此,心中甚为惊讶。

陆渐又道:“洞穴两侧还有字?像是一个人写的。”

姚晴探头一瞧,念道:“庄生天籁地,希夷微妙音……还有落款:东吴公羊羽某年某月醉书。”

陆渐忍不住道:“这话什么意思?公羊羽又是谁?”

姚晴道:“前两个典故我知道,庄生天籁,出自《南华经》中的《齐物论》,人籁是丝竹,地籁是众窍,天籁是天风。希夷出自《道德经》,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说的是不可捉摸、玄微奥妙的境界。至于东吴公羊羽么,我就不知了,或许是哪位东岛前辈吧。”

话音方落,便听仙碧接口道:“公羊先生是古代的一位大剑客,辈分极高,西昆仑祖师见了他,也要叫一声师祖。”

姚晴微微皱眉,轻啐道:“谁要你多话。”

仙碧笑而不语。陆渐却释道:“无怪这字如此飘忽,敢情当真蕴含剑法。”

仙碧道:“不止含有剑法,本就是用长剑一气刻成的。”

这是忽听左飞卿道:“这风实在古怪,容我先入一探。”

仙碧闻声一惊,脱口道:“你伤势未好,怎么去得。”

左飞卿笑了笑,说道:“不打紧,我只瞧瞧,并不深入,再说此地除了我,又有谁会钻风之法?”大袖一拂,纵身腾起,飘飘转转,恰如一片流云,嗖地一下钻入穴中。

穴中怪风小时飞沙走穴,大时能将人畜吹倒,逆风而行,难之又难,但左飞卿直面闯入,却如穿行大路,一无障碍。众人瞧了无不称奇。

不到一炷香时间,白影忽闪,左飞卿倒掠飞回,顺着风势凌空一旋。落在众人之前,只见他面色发青,嘴唇泛紫,眉毛头发上挂着一层白霜。众人均是惊讶,但见他脸色由青变白,由白变红,蓦然吐出一口鲜血。仙碧吃了一惊,抢上前去,取出药瓶,倒出一丸丹药,虞照则转到他身后,度入周流电劲,以风雷转生之法压制他体内伤势。

左飞卿缓过一口气,说道:“若论风势,并不足畏,但风中夹杂着一股寒气,像是从九幽绝域吹出来的,冷入骨髓,好不厉害。我进去里许便被那寒气激发了伤势。”

虞照怪道:“既然这么厉害,当年思禽祖师怎么进去的。”

左飞卿道:“祖师想必用的也是风钻法,但他内功胜我十倍,冰火不侵,入穴一定不难。”

众人目视幽黑秘穴,均想逆风而行已是极难,再加上那古怪寒气,着实不易深入,思忖间,谷缜道:“我来试试。”

左飞卿望着他,点头道:“你若当真练成周流六虚功,的确可以一试,你附耳过来。”

谷缜低头侧耳,左飞卿在他耳边低语一阵,谷缜连连点头。过了半晌,左飞卿道:“听明白了么?”

谷缜道:“大致明白了,说到底就是避实就虚,避开风头。”

左飞卿道:“不错,世间万物,均有弱点,狂飙劲风也不例外。”

谷缜瞑目沉思,过了一阵,长发陡然飘起,大袖一拂,去时如电,嗖地钻入风穴之中。众人见状,各各吃惊,仙碧面露奇异之色,喃喃道:“听说练成周流六虚功,八部神通均能信手拈来,如今看来果然不假。”

左飞卿点头道:“虽说如此,但此人悟性之高,却是左某生平仅见,幸好他不是万归藏一流的人物,若不然,可是难缠已极。”

话音未落,陆渐忽道:“我也去。”

姚晴闻言一惊,说道:“你去作甚?”

陆渐道:“我不能让谷缜孤身犯险。”

姚晴心中老大不愿,撅嘴道:“你去了,谁来陪我?”

陆渐道:“相烦施姑娘照顾一二。”

仙碧笑道:“你还叫施姑娘?”

陆渐一呆,笑道:“是了,我当叫弟妹才是。”

施妙妙耳根涨红,仿佛熟透的苹果。姚晴心虽不愿,但见陆渐目光炯炯,知他心意已决,无法阻拦,心中既是恼火,又是担忧,闷闷不乐。

施妙妙扶着她靠在石壁上,轻声道:“姊姊放心,他俩大风大浪都过来了,一定没事。”

姚晴没好气到:“我才不担心呢,我倒要瞧瞧,他不会钻风法儿,怎么进去?”说着偷眼望去,只见陆渐有如不闻,对着风穴沉思一会儿,忽地拧转腰身,双手探入风中,身子一扭,便没了影子。

姚晴咦了一声,心中好不奇怪。仙碧瞧出他心中困惑,说道:“陆渐练了补天劫手,能以双手知觉风势强弱,加上大金刚神力,辟风御寒,应当不在话下。”姚晴听了心中稍安,鼻尖却轻哼一声,故作不闻,仙碧自知嫌怨难消,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陆渐越是深入,越觉风势强劲,有如千百巨手将自己梦里推向穴外,风声呼啸,有如千军万马一起杀来,令人魂悸魄动,只须胆量稍逊,立时应声而退。

“补天劫手”神妙无比,上穷碧落,下黄泉,昔日便曾破掉左飞卿的”清风锁”时下狂风声势虽然大了千百倍,道理却与”清风锁”一般,陆渐凭劫力避开风头,变换身相,只向风势最弱之处钻去,同时鼓起”大金刚神力”,全身浩气奔涌,百寒不侵。

行不多久,风势忽变,一会儿鼓吹直前,一会儿又如龙卷风一般疾旋不止,似要将闯入之物搅得粉碎,四周洞壁被狂风长年冲刷,变得异常光滑,陆渐偶尔触及,却是奇寒彻骨,血为之凝,墙壁之上竟然覆满一层玄冰。

陆渐心念方转,忽见前方有物事飞撞过来,这时穴内伸手不见五指,全凭心神御敌。陆渐略一侧身,左手将那物事兜住,但觉入手柔软温暖,竟是人体,纵是黑暗之中,陆渐双手所及,仍然辨出来人,失声叫道:“谷缜,是你么?”

他内力雄劲,当世罕有,字字如雷。谷缜虽有绝世心法,内力却远远不如陆渐,初时真气充足,尚能抵御狂风寒流,但入穴越深,越觉精力渐疲,周流八劲虽不时补充,但却远远不及真气损耗之速,加之风势变化万端,忽直忽曲,倏尔被一阵龙卷风扫中,气机紊乱,顿时向后撞出,若非陆渐赶到,轻则被那寒流冻僵,重则被狂风所卷,撞上洞壁,头破骨折。

陆渐感到谷缜体内气机紊乱,立时默运玄功,度入一股真气,谷缜得力这股真气,缓过气来,只为逆风逼住口鼻,不能言语,当即运指如风,在陆渐掌心写道:“齐心协力。”

陆渐心领神会,两人把手向前,各展神通。陆渐以劫术寻找狂风死角,谷缜则使风钻之法卸去风力,初时配合尚不纯熟,但二人默契颇深,渐渐配合无间,风势虽然越来越大,二人却似鱼入水中,去势更疾。

风穴曲曲折折,深得出奇,谷缜默默推算,二人兜兜转转,行了已有二十余里,前方依然空旷,不见尽头,两侧玄冰越结越厚,通道越发逼仄,将众风迫成一束,越发凌厉,狂风振动冰壁,四周发出嗡嗡怪响,有如百十口洪钟同时在耳边震响,令人鲜血沸腾,直要破脑而出。冰层脱落,化为千百冰屑,随风涌出,好比锐箭,二人纵有神通护体,肌肤仍被割出许多细小血口,所幸狂风冷厉,鲜血尚未流出,便又凝结,二人更是早已冻得浑身发麻,不知疼痛了。

通道越来越窄,闪转腾挪越发不易,谷缜精疲历尽,如飞陆渐不是诸如真气,早已倒毙。苦苦支撑半晌,前方通道已不容二人并肩。陆渐心念都转,厉声道:“到我身边来。”谷缜一听,立时知道他的意思,运指在他掌心写道:“不成,还是退回去吧。”

陆渐双目睁园,沉声喝道:“这会儿我是兄长,你听我的。”他极少发怒,一旦发怒,自有一股慑人之意。谷缜暗暗叹了口气,再不作声,转到陆渐身后。

陆渐扯下二人一带,将谷缜绑在身后,沉喝一声,将大力金刚力运到极处,手足撑住两壁,一分一寸,硬生生向穴内挪去。此时风势已大到不可思议,龙卷飓风也有所不及,抑且夹杂寸许冰锥,激射而来。此时此地,任何机灵均是无用,唯有以平生修为与狂风较量,陆渐每前进一部都要使劲全身力气,身子似要被呢狂风寸寸撕裂,麻木之感从肌肤深入骨髓,从四肢逼近心口,陆渐不由得发车生生大吼,努力激发自身斗志,吼声如雷,回荡穴中,与那狂风怒啸分庭抗礼。

走了约莫两百余步,陆渐却觉得这段路足足有万里,无比漫长,疲惫之意阵阵涌来,身上被冰锥戳中的地方,初时极为疼痛,但随时光流逝,渐渐被那寒气冻麻,难觉痛楚,眼前金星乱,喉间若有血腥之气,仿佛随时会晕倒。就在这时,脚底忽然一虚,陆渐左脚踏空,向下急坠。

这一下突兀已极,陆渐气力将竭,全无应变之能,谷缜与他绑在一处,自也身不由主,随之下坠。二人心中均是一个念头:“这下完了。”

心念未绝,双脚忽地冷湿,哗啦一声,已然落入水里。

那水奇冷如冰,二人身上创口经水一洗,血溶痂落,痛不可当。

疼痛令二人略略清醒,但觉那水表面甚静,下方却有暗流潜藏,没有缓过神来,水底忽地搅动起来。陆渐劫力一探,顿时骇然,亚声道:“谷缜当心,下面有东西。”奋起余勇,方要使出”神鱼相”,却忽觉身子空空,内力竟然无法凝聚,心中方叫糟糕,谷缜已然将他紧紧拽住,挥手发出一道”周流水劲”,辟开四周水势,如飞向前。

原来谷缜藏身陆渐后方,得其庇护,不必与那怪风相抗,于是运转八劲,恢复精力,待到下坠之时,真气已回复六成,闻声立时使出”驭水法”,辟开水势,拽着陆渐躲避,陆渐筋疲力尽,任他拖拽,一根手指头也太抬起来。

水响骤起,激荡耳畔,从四周传来阵阵回声,谷缜隐隐感觉身后有庞然大物逼近,手底陡沉,陆渐忽被什么东西拽住了,急向水下沉去。

谷缜又惊又怒,左手拽住陆渐不放,右手发出一道电劲,顺水向那怪物涌去,噼啪一声脆响,蓝白之火划破沉沉黑暗。谷缜手底一松,心中大喜,立时将陆渐猛力拽回,这时间,忽就觉两条细长触手从下伸来,刷刷缠住腰腿,一股无俦巨力将他拽向水底,谷缜情急间大喝一声,周六电劲猛然涌出,嗤嗤两声,触手再度松开。

谷缜缓过一口气,忽听陆渐虚弱道:“左边,左边大概有岸。”谷缜闻声,拽着陆渐,劈波斩浪,奋力游出数十丈,只觉前方水势越浅,终于踏上实地,谷缜连滚带爬,与陆渐登上一片石岸,浑身酸软,瘫倒在地,只听得水中一声大响,四周又变寂静,唯有清风行于水上,发出泠泠细响。

谷缜心子突突直跳,四周黑洞洞的,一无所见,浑不知还有什么危险。这是忽听陆渐道:“那东西走了。”谷缜一愣,说道:“你没事么?”

陆渐嗯了一声,说道:“我还好,你被那东西缠到了么?”谷缜道:“是啊,这是什么地方,怎地有这种鬼东西?”陆渐道:“你当心,那东西有毒。”

陆渐一说,谷缜才感到触手缠过之处又痛又痒,当即转动神通,化解来毒。”周六六虚功”一旦练成,八劲轮转,能消百毒,所以当年梁思禽面对明太祖,连饮十余壶毒酒,尚能谈笑自如,谷缜在船上饮下”爱神之泪“,终能保持一线灵光,不致沉沦,这怪物毒性虽异,但也脱不出”周流八劲”的樊篱,谷缜真气转的数转,痛痒之感便减轻了许多,忍不住问道:“陆渐,你也被缠到了吧?”

陆渐淡然道:“不打紧,这毒还伤不了我。”

谷缜松一口气,忽而笑道:“无论如何,这风穴虽恶,你我还是胜了。”

陆渐苦笑道:“算是惨胜,到如今,我一身骨头还跟散了架似的。”

谷缜道:“苦尽甘来,苦头越大,甜头也越大。”

陆渐道:“这水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真的是龙?”

谷缜道:“真龙我没见过,但龙若想伤人,不该是用鞭子,仔细想来,有些像是章鱼,但章鱼一来无毒,二则偌大章鱼,腕足必粗,这东西缠人的玩意儿确实又细又长,倒像是许多皮鞭,天幸它怕我的周流电劲,若不然,可要你我好看。”

陆渐道:“被他缠住的地方有些黏液,腥臭得很。”

谷缜笑道:“你先别嫌他臭,呆会要是咱们出不去,还要靠它当干粮呢。”

陆渐吓了一跳:“你要捉它?”

谷缜道:“是啊,你做鱼饵,我做鱼钩,你下水勾引它上来,我在岸上给它一下狠的。”

陆渐心中满不是滋味:“为啥我做鱼饵,以往都是你做的?”

谷缜嘻嘻笑道:“皇帝尚且轮流当,鱼饵也该轮流做。”

陆渐双手连摆:“不成不成,我宁可饿死,也不吃那东西。”谷缜哈哈大笑。

渐将手放在地上,劫力延伸出去,探索良久,说道:“谷缜,山壁上有一个洞。”

谷缜道:“多高?”

陆渐道:“离地十丈有余。”

谷缜道:“有多大?”

陆渐道:“可容一人进出。”

谷缜笑道:“妙极,快快上去。”

二人攀岩而上,只觉越爬越高,风势越大,对崖似乎有无穷孔窍,吹来缕缕劲风,二人浑身是水,经风一吹,遍体生凉。

“到了。”陆渐摸到洞口,翻身而入,伸手将谷缜拉上。谷缜落到后面,心中气闷,不由骂骂咧咧:“这狗风吹得老子得了风湿,手脚也不灵便了。”

陆渐听得哑然失笑,他一意护着谷缜,总是努力在前,若有危险,方能率先抵挡,故而谷缜落后,却与风湿无关。陆渐伸手一摸,摸到一扇石门,当即运起神力,喝道:“开。”

石门嘎吱一声,应手而开。一股冷气从中射来。陆渐略一定神,长吸一口气,大步走在前面,谷缜紧随在后,鱼贯进入洞口。行了百步,前方忽地透来淡淡光亮,霎时间,通道骤然轩敞。二人眼前一亮,入眼处竟是一座数丈见方的石厅,照定厅中一座石棺。

谷缜走到壁前,瞧那明珠,好不惊讶,叫道:“这是长明珠。”

陆渐道:“长明珠是什么?”

谷缜道:“长明珠是夜明珠中的神品,传说是深海鱼龙头顶之珠,价值连城,我周游天下,也只见过一枚,这里竟有十二枚,棺中葬的是何人物?”

陆渐走到棺前,拂去尘土,指尖所及,棺面凹凸不平,刻满文字,不由念道:“弟花镜圆……姊风怜之墓……”话音刚落,二人四目相对,石厅中一片寂静。

过了良久,谷缜吐了口气,苦笑道:“镜天和风后竟在这里,生不同衾,死却同穴,可悲,可怜……”言下不胜感慨。

陆渐却吃惊道:“镜天,风后?黑天书就是他二人所创么?”谷缜默默点头。

陆渐道:“他二人到底谁主谁奴?”谷缜皱眉道:“只有天知道。”

陆渐摸索棺面,忽道:“这里还有字。”于是念道:“余与姊自幼相逢,从此宿孽纠缠,三十余年矣。蒙姊垂青,共究隐脉,开武学之新境,成千古之奇功。然妙则妙矣,却有至憾,此虽炼神捷径,却非一人能够成功,成功之日,也是大难之时。余二人苦研多年,无法解脱。姊悲恨痛悔,郁郁而终,余苦恋无终,意冷心灰,此数年间藏身风穴,弃绝世务,渐有所悟。炼者尚能贯通隐显二脉,炼神致虚,合于大道,黑天之劫可尽解也。然此道艰危,显隐之妙,余非亲历,故而难于尽知,又惜此功为姊心血性命所聚,不忍废于吾手,故撰《黑天书》一部,留与后世能者,破其秘奥,消余遗恨也。”

“显隐之妙,余非亲历。”谷缜说道,”就这一句话而言,当是风后为奴,镜天为主。”

陆渐怅然道:“原来赢万城说的竟是真的。那《黑天书》在哪儿?待我毁了它,免得害人。”说着躬身欲寻,谷缜却摇头道:“《黑天书》怕已不在此地了。”

陆渐念头一转,恍然大悟:“你是说,思禽先生来过这里,带走了《黑天书》。”

谷缜道:“是啊,这么一来,就能说得通了,为何《黑天书》本在东岛,却从西城流出?”

陆渐眉头大皱:“这就奇怪了,思禽先生烧了那么多书,为何偏偏留下《黑天书》?”

谷缜道:“这就是聪明人的烦恼了,他烧的那些书,无非都是他看面包,想通透的,但这部《黑天书》他老人家也没相通。再说镜圆祖师与思禽先生血缘极深,思禽先生见他一生为情所困,老死此间,心中必然十分难过,解开黑天之谜是镜圆祖师死前遗愿,思禽先生既然无法解开,便只好留下此迷,留待后人解答。想必他也知道此书危害,故而收藏甚秘,百余年间无法发觉,不料百年前终被西城弟子找到,可惜后人不肖,不但不致力于解答谜团,反而利用此书奴役劫奴,惹来无数腥风血雨。”

说到这里,谷缜不胜唏嘘,说道:“你再摸摸瞧瞧石棺,可有经书线索?”

陆渐一愣:“既然经书没了,还摸什么?”口中这么说,手里却继续摸索,忽道:“在这里了——棺左墙角。”

谷缜蹲下来,棺左石壁下摸索一阵,说道:“有了。”陆渐也俯身察看,只见谷缜按了一下某处,嘎吱一声巨响,一块岩石退后,从地底升起一方玉匣,谷缜笑道:“果然在这里。”

陆渐怪道:“这是什么?”谷缜道:“思禽先生取走黑天书,又会留下什么?”

陆渐双目一亮,脱口道:“线索。”

谷缜微微一笑,正要揭开玉匣,突然间,入口处卷起一阵狂飙。两人猝不及防,为那大力所逼,纵身闪避,就在这时,谷缜手中一空,那玉匣已被来人夺走,耳边只听陆渐厉声大喝,似与那人交上了手,满室劲气纵横,谷缜几乎无法张眼。

二人交手极快,转念功夫,劲气已消,便听万归藏哈哈一笑,说声:“谢了。”谷缜定眼望去,一角青衫在洞口飘然一晃,消失不见。

陆渐大叫一声,纵身赶上,谷缜又惊又怒,紧随其后。两人直赶到墓穴出口,前方漆黑一片,万归藏早已不知所终,陆渐懊恼已极,跌足道:“怎么搞的,竟被这厮来了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谷缜忽道:“等一下。”转身又向墓内奔去。

陆渐见他反其道而行之,颇为不解,也随他奔入,到了石厅,只见谷缜取出一把匕首,正将一颗长明珠撬下。陆渐吃惊道:“你做什么?”谷缜道:“借一借光。”话音未落,忽听嘎嘎之声,那石棺陡然下沉。谷缜叫声不好,拽住陆渐,疾向墓外奔去。

通道中乱石坠如急雨,陆渐双掌乱挥,一一震开,脚下却不稍停,两人均将平生轻功展到极致,刚刚奔到出口,便听得身后轰隆一声巨响,墓穴坍塌,数十万斤巨石将入口死死封住。

陆渐骇然道:“怎么回事?”谷缜拭去额上汗珠,喘气道:“只怪我动错了念头,眼看四周漆黑,竟想借这长明珠照亮前途。不料却忘了镜圆祖师出身天机宫,精于机关之术,入墓者只取《黑天书》则罢,若是取珠开棺,势必触动机关,墓穴坍塌,将来人与石棺一起封在里面。”说罢目视手中明珠,淡淡珠光色呈青白,照在人面,须发毕见。

陆渐沉默一阵,说道:“谷缜,我们只寻潜龙,不要另生枝节。”

谷缜苦笑道:“或许我做商人太久,见了珍稀宝贝,总有一些眼馋,此事下不为例,还是追赶万归藏要紧。”

陆渐点了点头,谷缜将珠子含在口中,与陆渐纵身下至水边,忽然一阵腥秽扑鼻而来,臭不可闻。谷缜取出珠子,青白幽光烛照丈许,忽听陆渐失声叫道:“那是什么?”

谷缜定了定神,看见水边躺着一个怪物,头大身细,软绵绵的活似一大堆棉花,身子已被撕成两半,若断若续,一半躺在岸上,一半浸在水里,腥臭汁液溅得到处都是,在黑暗中发出幽幽磷光,宛如鬼火。

“是一只毒水母。”谷缜瞧了一会儿,说道。

陆渐生长海边,也曾见过水母,可如此巨大确实从所未见,真不知是如何长成的,呆怔片刻,问道:“如此说来,缠上我们的就是它了。”

谷缜点头道:“可惜它太没眼色,惹完我们又去惹万归藏,万归藏何等人,岂容它活着脱身?”陆渐想像这水怪与万归藏殊死搏斗的情形,心里不觉打了个突:“不知万归藏如何将它杀死,我在墓穴之中,竟没听到半点动静,结果被那厮从后掩至,夺走玉匣。”想着不胜懊恼,望着水怪秽尸,又觉十分迷惑,”这东西是自古便有?还是镜天留在此间,镇守陵墓?此处人烟不至,它又以何物为食?”但这水怪一死,镜天也殁,众多疑问都成了悬案,永不可解了。

绕开水怪秽尸,二人凭借珠光回到风穴处。与外面穴口迥异,外穴风向外推,此间穴口却有一股庞大吸力,将这庞大石窟中千万孔窍吹来的流风水汽全都吸入,丝毫也不漏掉。

才到穴口,二人便感觉莫大吸力,如被百十人拽住身子,向内猛扯,谷缜气力较弱,一不留神,身子腾空而起,打着旋儿向那穴中飞去,天幸陆渐眼疾手快,腾出一手,将他左腿拽住,硬生生拉了回来。

谷缜惊魂甫定,二人略一商议,依照前法,仍以腰带拴在一起,只是此番谷缜在前,陆渐在后,凭借神力,稳住二人身形,不至随风乱飞,撞上玄冰穴壁。

准备妥当,二人方才钻入石穴。出乎二人意料。此番顺风而行,比起入洞时逆风而行容易百倍。谷缜悟通人气相驭后,善借万物之力,凭借风力,二人脚不沾地,翻腾向前,有如腾云驾雾,去势比箭还快,进洞时费了半日,出洞却只花了几柱香功夫,便觉前方光亮刺眼,呼的一下钻出穴外。

这时间,谷缜忽地想到风穴之前便是悬崖,不由叫了声“当心。”话音未落,十余条铜链破空射来,将二人身形扯住。二人顺势借力,化解风势,纵身转回,却见使铜链的乃是十余名雷部弟子,那铜链原是软枪,去掉枪尖,便成了救人的绳索。

陆,谷二人立定身形,见洞前之人均是无恙,心中稍定,谷缜脱口问道:“万归藏呢?”众人均是黯然,仙碧指着远处海面,谷缜极目望去,海面上一艘黄鹞快船,有如飞鱼跳浪,去的风快,半晌功夫,便只余一个黑点。

谷缜跌足叫道:“真是买不如卖,卖不如偷,偷不如抢。”

虞照道:“老弟,这话怎么说。”

谷缜道:“这是万归藏当年亲口对我说的。说的是,同样一件货物,买来不如卖出划算,卖出不如偷来划算,偷来不如抢来划算。”

虞照道:“这不是教人做强盗么?”

谷缜道:“做强盗是无本万利的买卖,若能做成,自然胜过平常生意十倍。料想老头子财雄天下,决不会是一分一厘赚来的,多半使了强盗勾当。只恨我当时只想用心赚钱,对什么偷啊抢啊的厌恶无比,不曾用心体会,结果今日失了算,吃了大亏。”说到这里,又问道:“万归藏什么时候来的。”

仙碧道:“陆渐入穴不过一刻功夫,他便来了。我们阻拦不住,又无能为步你们后尘,进入风穴,只好眼睁睁瞧他进去。唉,这几个时辰穴内动静全无,真是急死人了,就像是过了一辈子似的。”

谷缜大大皱眉,心道:“这老贼好生狡猾,先跟在我们后面,让我二人给他开路,任何危险,都由我们承担。那穴中漆黑,风声又大,我二人一意应付风势,哪能料到后面有人?最后一段,陆渐以血肉之躯抵御神风,更省了老贼许多气力,他跟在后面,待到玉匣出世,方来抢夺,那时候我二人精力未复,哪是他的对手……”他越想越气,忍不住以拳击掌,破口骂道:“万归藏这个狗娘养的。”

施妙妙听得皱眉,喝道:“谷缜。”

谷缜方觉无意中骂了一句粗话,忙道:“妙妙,你不知道这件事有多气人……”说到这里,忽见陆渐怀抱姚晴,低头默然,谷缜胸中大痛,愧疚之意涌上来,涩然道:“大哥,都怪我……“

陆渐摇了摇头,叹道:“怪你什么,或许都是天意。”抱起姚晴,蹒跚去了。

历史上的今天:

  1. 2019年:  《阿里云香港/新加坡轻量服务器5折,30M带宽年付144元》- 作者:缙哥哥(1)
  2. 2018年:  《WordPress网站更改固定链接的经验与注意事项》- 作者:缙哥哥(0)
  3. 2018年:  《去除红血丝的方法浅谈》- 作者:缙哥哥(0)
  4. 2017年:  《这个电视里的专家好牛逼,讲课讲了很多我不知道的知识》- 作者:缙哥哥(4)
  5. 2017年:  《Microsoft Edge迎来防追踪扩展程序Ghostery,适用于任意浏览器》- 作者:缙哥哥(0)
赞(2) 打赏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缙哥哥 » 《沧海·八图合一》第五十八章-风穴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