缙哥哥的博客
与你分享我的点点滴滴生活

《沧海·双龙初会》第九章-囚徒

陆渐醒来之时,头痛欲裂,睁眼也觉乏力。但觉被人撬开了嘴,灌入一股冰凉液体,辛辣刺鼻,似是酒水。那液体一旦入口,陆渐越发昏沉,倏忽间又睡过去。

如此将醒未醒,总有酒水灌入,陆渐深感四肢乏力,耳边人语细微,如蚊蚋嗡鸣,无论如何,也没法听清。

浑浑噩噩中,忽觉身子一震,似被人重重掼在地上。陆渐背脊欲裂,骤然清醒,努力张眼望去,眼前却是漆黑一团,也不知身在何处。

陆渐长吸一口气,忍着头痛,闭目冥思,昏迷前的情景渐渐忆起,不觉挣了一下,但觉四肢空虚,怎么也聚不起力气。须臾间,昏沉之感再度袭来,陆渐生怕又是一睡不醒,狠咬一下舌尖,锐痛入脑,略略清醒。

正难受的当儿,眼角边忽有亮光闪过,接着便是门轴互相摩擦,嘎吱有声。

一扇门忽然开了,那道亮光直射到陆渐面上,陆渐久处黑暗,骤遇强光,一时睁不开眼,只听有人说道:“这个人是新抓来的,沙师父你瞧瞧,他资质如何?”

一个苍老的声音道:“不用瞧了,毕箕,这人交给你。先练‘苍龙七脉’,练完之后,我再来看。”

先前那人答应了,又道:“但他服了太多‘七煞破功酒’,昏睡不醒,怕是没法好生练功。”

“蠢材。”那老者怒哼一声,“跟你们说了多少次,《黑天书》练的是隐脉,‘七煞破功酒’破的是显脉中的功夫,跟隐脉有何干系?”

那毕箕诺诺连声,随后一阵脚步声响,似乎有人去了。猛然间,陆渐只觉“苍龙七脉”的“左角穴”一痛,耳听得毕箕吃吃笑道:“这下醒了吧?”

陆渐睁眼望去,借着灯光,但见一张脸庞稚气未脱,嘴尖额宽,却是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不由问道:“这是哪里?”话一出口,他自己也觉吃惊,不知何时,他的声音竟变得沙哑无比,几难听见。

毕箕笑笑,说道:“这是东海狱岛的炼奴室。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劫奴了。”

陆渐真是哭笑不得,问道:“你是西城的人吗?”毕箕目有诧色,说道:“谁是西城的人?我是东岛的人。”陆渐道:“由来只有西城炼奴,东岛何时也炼奴了?”

毕箕皱眉道:“要胜西城,我们东岛自也要有自己的劫奴。若不然,将来斗起来,岂不吃亏?”说到这里,他露出警惕之色,冷哼一声,“小子,莫非你知道何为炼奴?”

陆渐叹了口气,合眼道:“我知道的。”

毕箕道:“你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入了狱岛,便只有两条路能够出去。要么你死了,尸体会送到岛外的鲨池里喂鲨鱼;要么成为第一流的劫奴,将来随我出岛,到江湖上威风。”

陆渐默不作声。毕箕笑道:“好死不如赖活,我先后炼过三个劫奴,他们都不喜欢喂鲨鱼,你想必也一样吧。”说罢开始解说《黑天书》的脉理,让陆渐修炼“角脉”。

《黑天书》陆渐早已练过,再练一遍,也无不可。但他一想到世人为求私利,总想奴役他人,便不由得心灰意冷,再无修炼之意。

毕箕解说完脉理,仍是按部就班,不住向“角脉”诸穴打入真气。陆渐但觉那真气入体,再没有向日那种喜悦满足之感,不由深感诧异,转念一想,旋即明白。原来,“有无四律”第一律便是“无主无奴”。宁不空一日为主,终身为主,普天之下,唯有他的真气能与陆渐的隐脉相感应,其他人的真气均不管用,是故一名劫主可以炼制数名劫奴,但一名劫奴却只能终生依附一名劫主,既有宁不空在前,毕箕此时所作所为,不过是白费气力。

陆渐本想告诉毕箕,但心念一动,又将话咽了回去。毕箕却颇爱说话,又瞧陆渐年纪相仿,故而不时询问他生世来历,但陆渐心有所想,无心交谈,往往毕箕问上八九句,他才敷衍一句。

毕箕不悦道:“你这人呆里呆气,就像一块大石头,我以后叫你石头人好了。”继而又道,“石头人,你如今或许还憎恨我,但若你将《黑天书》炼到一定地步,你喜欢我还来不及呢,只怕时时刻刻都想见我。”说罢哈哈大笑,笑了一阵,又道,“我教你的心法,你须得狠命苦练,才能成为第一流的劫奴。若不能成为第一流的劫奴,便出不了这狱岛,要么幽死在炼奴室里,要么将来劫奴多了,石室不够,你就得去喂鲨鱼。”

陆渐越听越怒,咬牙合眼,不发一言。毕箕讨了个没趣,指点完“角脉”诸穴,便自去了。

陆渐宁定心神,触摸衣衫,发觉鱼和尚的舍利尚在,始才放下心来,寻思脱身之法,忽地想到那“沙师父”的话,不由忖道:“那老人说‘七煞破功酒’破的是‘显脉’中的功夫,与‘隐脉’并无干系。如此说来,或许我体内的劫力依然可用。”不觉精神一振,默察体内,但觉隐脉之中,劫力果然若有若无,流转不绝。

依照“有无四律”第三律“无休无止”。《黑天书》一经练成,只要劫奴不死,劫力运转便无止歇,即便显脉受损,隐脉受制,也无法消灭劫力。

劫力性质奇特,无阴无阳,无内无外,能够转化为人体任何力量。是故陆渐感知到劫力尚在,惊喜难抑,当下咬紧牙关,努力施展“十六身相”,将劫力转化为内力外力,又因他的“三垣帝脉”被禁,大可长久借用劫力,无须担忧“黑天劫”之患。

此时他浑身乏力,便有劫力可借,变相依然艰难,花了一个时辰,才变完“我相”,又花两个时辰,才变完“人相”。而他每变一相,便觉劫力在隐脉中的流动快了一分,化为内外精气,注入显脉之中。

正觉气力渐复,忽听脚步声响,陆渐一转念,低低呻吟起来。嘎吱一声,室门大开,毕箕哈哈笑道:“怎么,石头人,难受了吗?”蹲下身来,向“角脉”中注入真气。陆渐练过《黑天书》,修炼中的诸般情景均曾领受,一觉真气入体,便装出欢喜之色。

毕箕不疑有诈,注入真气已毕,说道:“知道厉害了吧?方才那痛苦,普天之下,唯我能解。方才的快活,也只有我能赐予。你只要乖乖听我的话,我便常给你真气,若不然,嘿嘿……”他说到得意处,放下一个食篮,“你且吃些东西。石头人,只需你乖乖炼完二十八支脉,我便给你‘七煞破功酒’的解药,到那时,你就不会这样软绵绵的了。”

毕箕一边说笑,一边喂他汤饭,那眼神举止,仿佛将陆渐当做小猫小狗,恣意调笑。陆渐心中却知,若是练完二十八支脉,早已欲罢不能,届时就算没有“七煞破功酒”,这少年也大可从心所欲,控制劫奴,一念及此,他心中暗怒,恨不能一拳打断毕箕的鼻子。

毕箕喂食已毕,又命陆渐修炼一遍“角脉”,陆渐少不得装模作样一番。毕箕瞧得心满意足,收拾食篮,关门去了。

陆渐吃饱,精力渐长,陆续施展变相,转化劫力。每过三个时辰,毕箕便会前来一次,传授《黑天书》,却不知陆渐体内已生极大变化,内外精力,渐趋充盈,待到毕箕教完“苍龙七脉”,陆渐已将“十六身相”变了两次,精力如滚滚洪流,将“七煞破功酒”的药力冲刷得干干净净。

陆渐气力一复,本想一举制住毕箕,但转念又想:“须得先问他周大叔一行和北落师门的下落,一出此地,便去营救。”

耐心等待半晌,毕箕又至,陆渐便问周祖谟等人下落。毕箕素来多嘴饶舌,最恨无人攀谈,难得这“石头人”发问,精神为之一振,嘻嘻笑道:“这个我却不大明白,这岛上关了几百号人,有犯了岛规的东岛弟子,也有被俘的西城部众,还有被掳来的海客。至于谁人关在何处,却只有岛上的主脑才知道。”

陆渐听得暗暗发愁,又听毕箕问道:“你那些同伴多大年岁?”陆渐道:“这跟年岁有什么干系?”

“干系大了。”毕箕说道,“若和你年纪相仿,多半进了炼奴室;若是年过三十,先天之气亏蚀,不能炼奴,便会进入寻常牢狱。怕只怕,你那些同伴,既不能炼奴,又无甚拷问价值,沙师父一不耐烦,统统拉去喂了鲨鱼。”

陆渐听得又惊又怒,忽听毕箕又道:“石头人,呆会儿沙师父要来巡视,你好生应对,若不然,我也救不了你。”言下颇有关切之意。陆渐听得心软,竟然狠不了心,对他下手了。

过了一会儿,忽听远处传来呼喝之声,间杂凄厉惨叫。陆渐听得毛骨悚然,忽听毕箕低声道:“沙师父来啦,你当心些。”

那呼喝惨叫响了片时,脚步声响,似有人来,毕箕出门叫道:“沙师父,这名劫奴的‘苍龙七脉’也练完了。”

只听来人哼了一声,似乎颇不耐烦,旋即一名干瘦老者走了进来,只见他深目高颧,削颊薄唇,长相颇为刻薄,他打量陆渐一眼,冷冷道:“你练完‘苍龙七脉’,有什么感受吗?”陆渐心念疾转,随口道:“我的双手奇怪得很,放在地上,竟能知觉远处的人走来走去。”

那干瘦老者目光一凝,流露出专注之色,问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陆渐摇头道:“没有了。”

那干瘦老者沉吟良久,颔首道:“如此看来,你或许能够练成‘四体通’的‘补天劫手’。”

毕箕忙问道:“沙师父,这‘补天劫手’厉害么?”

干瘦老者冷笑道:“既然号称补天,岂会不厉害?八十年前,西城天部曾炼出过一双‘补天劫手’,但自那劫奴死后,便再没有过。至于有多厉害,我也不大清楚,只知道,为了杀死那名劫奴,‘东岛五尊’死了两个。”

毕箕听得又是吃惊,又是不服,忍不住道:“但我们东岛还是杀了那劫奴,对不对?”

“杀死却未必,不过……”干瘦老者嘿嘿一笑,“这劫奴委实死在东岛手里,你可知道为什么?”

毕箕沉吟道:“既不是杀死,又委实死在我们手里?”蓦然双眼一亮,脱口道,“我们杀了他的劫主。”

干瘦老者露出赞许之色,点头道:“你须知道,无论劫奴有多厉害,劫主一死,劫奴亦死。是以你身为劫主,须得当心自身安危。”说罢微微一顿,又道,“毕箕,你从今日起,专一修炼此人,另外三名劫奴,便不用管了。”

毕箕吃惊道:“为什么?”干瘦老者道:“那三人没什么出奇的本领,只会白白浪费你的真气。”毕箕失声道:“但若他们‘黑天劫’发作……”干瘦老者冷冷截口道:“发作更好,早早死了,去喂鲨鱼。”

为那三名劫奴,毕箕花费不少心血,听得此言,心中不觉一阵难过。忽听陆渐寒声道:“劫奴便不是人么?”干瘦老者瞥他一眼,笑道:“你说得对,做了劫奴,便不算人……”话音方落,忽觉劲风扑面,他心头一惊,纵身后掠,不料陆渐忽自“大自在相”变为“诸天相”,抢到他身侧,左手缠住他左臂,右手已勒住他咽喉。

那干瘦老者面红气促,呲牙道:“毕箕这蠢货,你给他服了‘七煞破功酒’的解药么?”毕箕乍遇如此变故,两眼发直,伶牙俐齿一时俱无,结结巴巴地道:“哪,哪里会?解,解药都在您手里呀。”那干瘦老者一听有理,但怎么也想不出陆渐何以能够恢复气力。

陆渐厉声道:“姓沙的,带我去找周大叔。”那干瘦老者怒道:“我沙天洹死则死矣,从不受人威胁。”陆渐怒道:“你真当我不敢杀你,大不了同归于尽。”说罢右手一收,沙天洹颈骨喀喀作响。毕箕忙道:“沙师父,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暂且服输,事后再跟他计较。”

沙天洹话不能出,只能呜呜直叫,毕箕瞧他神色,忙道:“沙师父答应了。”陆渐手臂略松,寒声道:“当真么?”沙天洹啐了一口,骂道:“小畜生下手好毒。”陆渐冷笑道:“再毒也不及你们炼人为奴。”

沙天洹冷哼道:“你方才说要找谁?”

陆渐道:“上次你们不是劫了一只海船吗?船上的海客,现今都在哪里?”沙天洹想了想,恍然道:“是狄希说的那艘船么?”

陆渐一听这名字,便觉有气,说道:“不错,就是那无信小人做得好事。”

沙天洹蓦地怒道:“我也上了那厮的当,他给我送信,说是有一船二十人,都是炼奴的上好材料。害我火速派了两艘黄鹞快舰,浪费了几十枚‘幻蜃烟’,谁知到头来,却只劫了一船废物,除了你,没一个人管用。”

陆渐惊怒道:“你杀了他们?”沙天洹道:“那却没有。我一怒之下,本想将那些废物都喂鲨鱼。不料事后狄希又送来一封信,说是连人带船暂且留下,他有大用。哼,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我跟他说了,让他找二十个适合炼奴的年轻人给我,一个换一个。”

陆渐听得亦喜亦怒,喜的是周祖谟一行尚在人间,怒的是这沙天洹丧心病狂,念念不忘炼人为奴,当下喝道:“带我去见他们。”

沙天洹命操人手,无可奈何,只得在前引路。陆渐见毕箕欲要跟上,怕他从旁偷袭,便道:“你留在炼奴室,不许出来。”毕箕见沙天洹被擒,主意尽失,只得乖乖留下。

炼奴室内昏暗无比,室外巷道却每隔十步便有火炬,火光幽幽,照得巷中景物若隐若现。巷道两侧的石室中,不时传来呻吟之声。陆渐深知必是某位劫奴“黑天劫”发作,一时感同身受,心如刀割,厉声道:“沙天洹,你将这些人尽都放了。”

沙天洹嘿嘿笑道:“放却不难,但只怕我将门打开,他们也不肯走。除非,你将岛上的劫主也都带走,嘿嘿,劫主遍布岛上,你本事再大,又能将整座狱岛都搬走吗?”

陆渐闻言,不禁默然,深知以自己一人之力,确乎无法带走这些劫奴,就算带走,也会白白害死他们,不觉悲愤难抑,恨不得手臂一收,将沙天洹的细瘦脖子拧成两截。

好容易按捺住心中杀机,却见迎面走来几名狱卒,见状无不瞠目。陆渐心一紧,将沙天洹的脖子勒得更紧,忽觉地势渐高,蓦地踩中一级石阶,不禁喝道:“怎么回事?”

沙天洹道:“这座地牢在狱岛下方,炼奴室是第二层,你那些伙伴都关在岛面上,若不上去,怎么相见?”

陆渐将信将疑,一面走路,一面默数石阶级数,但觉那石阶忽直忽曲,忽高忽低,约摸走了三百余步,蓦地白光刺眼,已到出口。

陆渐走出地牢,但觉天朗气清,世界广大,举目望去,却见岛面上光秃秃的,不但草木稀少,一所楼宇也无,绝似一座无人荒岛,不由大为讶异,问道:“这岛面上没有人住吗?”

沙天洹冷笑道:“此乃韬光隐晦之法,你小子又懂什么?狱岛的所在本是东岛绝秘,故而隐蔽第一,倘若千檐万宇,华厦参差,海船过境,一瞧便知,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如今这副样子,一瞧便是无人荒岛,自也没人有兴登临了。”

陆渐默默点头,茫茫大海中,如此一座无人荒岛,确是叫人无法想到,在这荒岛之下就是地牢。想着心中生疑,问道:“既然如此,周大叔怎么会在岛面上?”

沙天洹支吾道:“岛面上也有几处土牢,关一些不打紧的犯人。”他指着远方近海处一块大礁石,道:“就在那边。”说罢当先走去,陆渐只得跟随。

走了半晌,离那土山尚有百步,沙天洹忽地一折,沿海边沙滩行走,走了约摸丈许,忽听沙天洹低喝一声:“陷!”陆渐足底一软,身子不由自主,向下坠去。

陆渐不料此地竟有陷阱,大吃一惊,方欲挣扎,却觉下方黏稠无比,若有莫大吸力,向下拉扯。

霎时间,陆、沙二人双双陷没,四周充满黏稠淤泥。陆渐呼吸不得,但觉沙天洹身如泥鳅,只一挣,便从他手底脱出。陆渐伸手急抓,扣住沙天洹手腕,却觉滑不留手,难以扣紧,慌乱间,忽觉沙天洹身子一震,被无形之力向上推送,另一股绝大吸力,却将陆渐向下拉扯,陆渐只觉掌心一滑,沙天洹手臂脱出,他却被那吸力一扯,直坠下去。

那股吸力凶猛异常,陆渐坠落极快,身周的淤泥也越来越黏,仿佛永不见底。淤泥向着眼耳口鼻汹涌灌入,陆渐浑身血液似要迸出,心肺几乎爆炸开来,禁不住手舞足蹈,不经意间,忽觉四周淤泥向外轻轻一弹,那束缚略有放松。

陆渐缓过一口气,劫力由双手扩散开去,知觉到东北角的淤泥略为稀薄,当下奋力向那方冲突,但只一瞬,淤泥再度八方压来,堵塞七窍。

陆渐心知如此下去,必死无疑,不觉回忆方才。那时手足乱挥,无意间变出若干相态,而将淤泥弹开的,正是“神鱼相”。

他无法呼吸,显脉气力已衰,唯有隐脉中劫力未绝,当即借力,变出一个“神鱼相”,四周淤泥又被弹开。陆渐稍一挣脱,连使两个“神鱼相”,冲向东北角,但觉前方亘着一块大石。

陆渐绝处求生,双手奋力一撑,但觉那块大石略有松动,便使一个“大须弥相”,撞在石块上,那石块骤然向外脱落,露出一个大洞,淤泥忽地得了宣泄之处,循洞口一泄而出,将陆渐冲将出去。

陆渐压力一轻,一股腥咸洪流迎面涌来,竟是来到海里,回头望去,那洞口仍是不绝涌出浑浊淤泥。

四面海水冰冷黑暗,显见此处已然不浅。陆渐精力耗竭,全凭劫力封住口鼻,才不令海水灌入。正想借力浮出海面,忽觉一股激流自左涌来,陆渐两眼虽难视物,双手仍能清楚知觉,来者是一条庞然大鱼,长有丈余,巨口尖牙,样子十分凶恶。

陆渐忙变一个“神鱼相”,翻转之间,闪过那大鱼的利齿,正要浮上,忽觉左上方又有一头大鱼张口咬来,只得再度变相。那鱼自他身下掠过,摆尾之际,扫中陆渐腰胁,令他几乎岔气,呛入一口海水。

“鲨鱼。”陆渐猛然惊醒,只觉前后左右,数头巨鲨蜂拥而来。他惊骇欲绝,反复变化“神鱼相”。这一相,在海水之中大有奇效,变相一生,海水辟易,是故陆渐运动奇快,连番避过鲨鱼利齿,但群鲨既多且猛,更有增多之势。陆渐拼死潜出一程,但觉身边海水激荡,也不知有多少鲨鱼在追赶堵截,直觉那些森然利口越逼越近,就在咫尺。绝望间,双手忽地知觉,附近礁石上有一个洞穴,似能容人。

此时他只求逃脱鲨吻,也顾不得洞中有无危险,一头潜入。洞中逼仄,仅容一人,陆渐才钻入内,便觉后方水流冲激,传来群鲨撞击洞口的声声钝响。

陆渐听得魂飞胆裂,但觉那洞并非死穴,似有通道,于是奋起余力,变化“神鱼相”,沿着通道潜去。

那通道时宽时窄,曲折向上,也不知游了多远,就当陆渐劫力耗尽、行将就毙的当儿,水压蓦地一轻,一股潜流从下涌来,猛地将他托出水面。

陆渐连呛了几口水,还未明白自己如何爬到岸上,便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昏沉之际,仿佛神魂离体,又来到那个光暗交错的地方,形若无质,在黑白间穿行,抬眼望去,黑暗的一边,二十八宿一一显现,唯独“三垣帝星”所在的地方,多了三道血色的光环,层叠纵横,如是灼亮,以至于“三垣”诸星尽失光芒。

蓦然间,其中的一道“血环”慢慢暗淡了。陆渐正觉惊诧,忽见那道“血环”有如破碎的瓷器,迸出一道最后的闪光,终于缤纷消散。

血环消散的一刹那,陆渐骤然惊醒,心头砰砰乱跳,他深知这梦决非寻常幻梦,每次出现,均与体内的隐脉大有关系。而那三道“血环”,分明表征鱼和尚设下的三道禁制,如今一环破碎,正是暗示,三道禁制已去其一,只剩两道了。

陆渐想到这里,不觉怅然,猜想这禁制被破,多半因为此次连遇奇险,几次濒死之际,全赖劫力方得脱困,但毕竟借用太多,劫力大举反噬,终究毁掉了鱼和尚的一道禁制。

陆渐悔恨交迸,暗骂自己愚蠢,若非轻信沙天洹,岂会落到如此田地。然而转念一想,换了他人,遇此奇险,早已死了多次,自己能够苟活,全赖鱼和尚的遗泽,只是尚未回归中土,先损一道禁制,未免辜负了这位高僧的心意。

想到这里,陆渐按捺心中懊恼,向着鱼和尚的英灵默祷片时,感知隐脉,果是劫力微弱,几不可觉,足见此次消耗太巨,短时内无法恢复。

内视已毕,他举目四顾,漆黑不见五指,伸手触摸,却摸到一片岩石,冰冷潮湿。陆渐恍然有悟,自己所处的地方,乃是狱岛之下的一个洞穴。这类洞穴,要么是海岛生而有之,要么便是海水长年侵蚀而成。陆渐叫喊一声,却听那叫声七转八折,阵阵传回,经久不绝,足见洞穴庞大,决非海水侵蚀可得,而是天生洞穴了。

穴中决无光亮,天幸尚有空气流入,不至于令人窒息。陆渐目不能视,但有一双妙手,摸索四周,但觉所处之地,乃是一个两人来高、数丈方圆的石窟,石窟下方,便是来时的水道,连通大海,有若一眼深潭。深潭向海一面,是嶙峋石壁。与石壁相对,则是一个半人来高的洞口,不知通向何处。

潭边还有若干实地,可供坐卧。陆渐调息片时,饥饿起来,那潭中海鱼甚多,料来均如陆渐一般,为了躲避群鲨,逃来此间,只可惜时运不济,才脱了群鲨之口,又入了陆渐之腹。

陆渐生食数条海鱼,寻干爽处美美睡了一觉,养足精神。洞中无日月,也不知睡了几多时候,醒来时,忽听沙沙之声,极轻极细,但传于空穴之中,分外清晰。

陆渐心头一惊,欲要凝神细听,那声音却又歇了,辨其来向,似乎来自身后洞口。陆渐不觉心悸神摇,汗毛倒竖,可转念又想,此时精力俱足,就算洞中有甚怪物,也未必强过海中群鲨,与其不见天日,坐地待死,莫如豁出性命,一探究竟,如能找到出路,岂非大妙。

当下鼓足勇气,钻入洞中。那洞内十分幽深,地势始终向下,越走越低,通道则高低宽窄,时有不同,宽大高旷处可并行十人,低矮逼仄处,却唯有匍匐爬行。

也不知走了多久,约摸是降到海面以下,渐有水流浸入洞中,越往下去,空气渐浊,潮湿越重,到后来头顶生出积水,不绝如缕,在足下聚成片片水洼,陆渐以双手承接积水,尝了一尝,但觉微咸还淡,远不如海水那般苦涩,不由心中大喜,饱喝一顿。

再往下走,水洼也随之变深,由足至胫,由胫而膝。陆渐一度犹豫不前,但那沙沙声时断时续,始终不绝,令他的好奇之心难以克制。

待到水漫至膝之时,陆渐终于听清,那声音并非沙沙之声,而是有人正用某种坚硬锐物,刮擦石头,只因这洞穴结构奇特,有扩音之能,故而将之远远传出。

陆渐不料此地竟会有人,欢喜得几乎窒息,循那声音奔跑十步,蓦地脚趾剧痛,踢到一面石壁,方知那刮擦之声正是从石壁中传来。

陆渐循着石壁来回摸索,想要发现门户,谁知那石壁高大宽广,严丝合缝,当真无隙可入。

陆渐沮丧万分,忍不住高叫道:“有人吗?有人吗?”叫了半晌,也无人应,那刮擦声却停了,陆渐正要再喊,忽听一个细弱的声音道:“向左走,到这边来。”

陆渐惊喜无比,踉跄向左,却听那声音反复道:“在这边,在这边。”陆渐循声摸索,蓦地摸到一丝极窄极细的裂缝,声音便是从中传来。

陆渐喜极而泣,叫道:“你,你是谁?”那人道:“你呢?你又是谁?是人,还是鬼?”陆渐忙道:“我是人,我是人。”

那人沉默一阵,忽地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好半晌,才道:“你分明是个冒失鬼,突然一叫,我都被你吓着了。以为要么是心生幻觉,嘿嘿,那可是发疯的前兆;要么就是遇上鬼了。如此说来,你那边不是海了?”

陆渐说了几句话,激动心情稍微平复,长吸一口气,说道:“不是海,是一个很大的洞窟。”

“洞窟?”那人一阵默然,忽地喜道,“我知道了,这座狱岛本就奇特得很。岛下中空,既无岩石填充,也无海水灌注,是故多有巨穴深洞。其中暴露在外的几个,都被凿成地牢,至于别的洞穴,深藏岛下,还没被发现呢?”说罢哈哈大笑,似乎特别开心。

陆渐道:“你说得不错,可我怎么过来。”那人笑道:“你想过来么?哈哈,我还想过去呢。”陆渐奇道:“你想过哪里去?”那人笑道:“到你那里去呀。”陆渐道:“我这里也出不去。”那人道:“决无可能,你若出不了洞,又怎么能进洞来呢?”

陆渐便将自己掉入沙天洹的陷阱,好容易脱险,又被群鲨所迫,钻入石穴,来到这洞中的情形,一一说了。

那人静静听罢,方道:“你说的那个沙天洹,是不是干瘪瘦小,长相刻薄?”陆渐拍手道:“正是这个样子。”

“那就是了。”那人道,“不过,你被他陷害也不冤枉。只因你不知道他的来历,若是知道了,有了提防,也就不会这样倒霉啦。”

陆渐奇道:“他有什么来历?”

那人道:“沙天洹本是西城泽部的高手,当年争夺泽部之主,败给别人,故而一怒之下转投东岛。他陷你入泥沼,用的就是泽部的‘陷’法。据说在沼泽中动手,泽部绝学,天下无敌。他们所练的‘周流泽劲’,既能让他们在淤泥之中行动自如,又能将敌人陷入淤泥深处,束手就死。”

陆渐不解道:“但那沙滩上怎么会有泥沼呢?”

那人呵呵笑道:“沙天洹是泽部高手,若无泥沼时常修炼,本部神通势必荒废。那泥沼便是他驱逐劫奴、私自建造的练功处。只是这老东西为人刻薄小气,生怕别人知道了泥沼的所在,偷瞧他的独门功夫,故而平素若不修炼,便用沙石覆盖,伪装成寻常沙地;但若遇上强敌,便设法诱至该处,破开沙石,将之陷入泥沼。一入泥沼,便是他的天下,任你是谁,也多半没命。”

陆渐听他说得有如亲见,忍不住问道:“沙天洹建造泥沼的时候,你也在吗?”那人道:“不在。”陆渐怪道:“那你怎么这样清楚,就像亲眼瞧见似的?”

那人轻笑一声,说道:“我虽不是亲眼所见,却也猜想得到。所谓‘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便在于举一反三,闻一知百,凭借一星半点的消息,推断出天下大势。况且沙天洹那点豆腐脑子,也装不了什么高明主意,我用脚趾头一想,便想得出来。”

陆渐听得佩服,说道:“他便不高明,我也想不到的。”

那人道:“你能逃出泥沼,摆脱鲨鱼,足见本领高强。是了,你怎么到这岛上来的?”

陆渐便将自己如何做了通译;如何帮周祖谟购买鸟铳,遭遇“九变龙王”,又如何为救众人,与之苦斗;乃至于狄希如何不守信用,将海船出卖给狱岛;自己又如何凭借劫力脱困,挟制沙天洹,但终究功亏一篑,遭其暗算。

那人听完,笑道:“原来你是一名劫奴,也难怪了。但你说狄希不讲信用,却不尽然。他若不守信,大可将你们一口气杀光,除了老天爷,谁又知道?只是形格势禁,他虽不愿违约,却也不能让这批鸟铳落到天部手里,是以想出了这条‘借刀杀人’的毒计,借沙天洹之手收拾你们。你们所立赌约,只限于狄希,他不亲自动手,便不算违约。这个周祖谟自作聪明,定个赌约却漏洞百出,真不知道,他这大半辈子的生意,又是怎么做出来的?”

陆渐没料这一纸赌约,竟有这么多弯曲,不觉好生感慨,叹道:“是啊,若有你在,我们也不会上那狄希的当了。”

那人笑道:“即便有我,也未必能成。东岛五尊之中,‘九变龙王’的武功不算最高,城府却是一等一的深沉。定约之时,后续的种种变化他怕是都已料到了,是故你们无论如何,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说到底还是实力不济,一旦对手厉害太多,你们的退路也就有限得很了。”

陆渐怅然道:“如此说,无论怎样,我们都逃不掉的了?”

那人笑道:“那也未必。”他言辞飘忽,忽东忽西,陆渐听得头昏脑胀,吃吃地道:“难道还有别的法子?”

那人笑道:“你们落到这步田地,只因一开始便犯下了大错。做生意便如弈棋,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若换了是我,身处异国他乡,言语不通,风俗大异,更当小心谨慎。购买千支鸟铳,乃是少有的大买卖,容易惊动他人,这些人中有不相干的商家,更有敌人对头,轻则遭到暗算、赔光本钱,重则惹来杀身之祸。是故高明商人,每每成就大事,都会大事化小、变整为零,大生意若是能够分化成若干小生意,生意变小,风险自也随之变小了。

“按此道理,周祖谟贪多求快,只买龙崎一家的鸟铳,便是大错特错。换了是我,如此买卖,理当化整为零,分别以不同面目,向不同地方的不同倭商购买,每次不过百支,分时分批购入。如此一来,即便买了龙崎的鸟铳,也不会惹他生疑,乃至于惊动狄希。狄希若不知道此事,后来的事也就不会发生了。”

陆渐恍然大悟,拍手道:“若是如此,那就万无一失啦。”

“也不尽然。”那人冷笑一声,说道,“这天下绝没有万无一失的生意。即便分地分人分时分批购入,仍有偌大风险。卖鸟铳的倭商虽然不少,但倭国之中,制造鸟铳的地方却数得出来,据我所知,只有三处。一是种子岛,二是杂贺,三是堺城。我来此之前,听说尾张国的国友村也开始大批制造鸟铳,不知道真也不真?既然货源如此有限,每年造出的鸟铳数目也就很好计算。龙崎身为鸟铳商人的魁首,一旦发觉大批鸟铳不知去向,势必多方查探,以他的人脉本领,未始不能发觉真相。那时候麻烦就大了。”

陆渐想了一会儿,才明白他话中之意,点头道:“你说得对。”

那人叹了口气,说道:“所以说,购买鸟铳终是下策。上上之策,莫如招揽造鸟铳的倭人工匠,自己制造鸟铳。”

陆渐道:“倭国人小气得紧,有点儿本领,也不外传。你去招揽,他未必会跟你走。”那人哈哈大笑,骂道:“笨小子,那些工匠不跟你走,你就不会强行抓上几个,绑架回国么?”

陆渐听得一惊,忙道:“这样做,可有些不好。”

那人笑道:“有什么不好,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何况又不杀害他们,只需逼着他们交出造铳的秘诀,再放他们回国便是。”说到这里,他蓦地住口,沉默半晌,喃喃道,“奇怪,奇怪。”陆渐问道:“怎么奇怪了?”

那人道:“你说周祖谟是受天部差遣,到日本采购鸟铳的吗?”

陆渐道:“狄希和周大叔交谈时,便是这么说的。”那人道:“这就奇怪了,这笔鸟铳买卖可说是破绽百出。他***,沈瘸子何等人物?怎么会下这么一手屎棋?”

陆渐忍不住道:“你们常说那沈瘸子,这人很厉害么?”那人冷笑一声,道:“他的绰号叫做‘天算’,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你说厉害不厉害?”

陆渐心头咯噔一下,喃喃道:“确是厉害。”

那人道:“正因为如此,此事才奇怪得很。西城之中,姓沈的智算第一。以他的心计,怎么会弃上策而取下策,来做这笔鸟铳买卖?即便要做,也当派一个稳妥之辈,又怎能派周祖谟这个蠢材?即便派了这个蠢材,也当学那诸葛孔明,给他几条锦囊妙计,怎能让他随意胡来,买个鸟铳也买得惊天动地,世人皆知。”

那人说罢,又连道奇怪。陆渐叹道:“再聪明的人也会犯糊涂,我认识一个极聪明的人,因为一时大意,双眼都被人弄瞎了。”

那人哦了一声,道:“这话却也在理,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或许姓沈的财大气粗,本就没将这笔生意放在心上,成了固然是好,败了也无所谓。”

陆渐与此人隔壁共语,只觉他心思缜密,谈吐多智,对各方掌故了然于胸,想来必是一位久经世事的前辈人物,忍不住问道:“这位前辈,你那边是什么地方?”

“我这边么?”那人笑道,“你说你在炼奴室呆过,那里是地牢的第几层?”陆渐道:“第二层。”

那人道:“我这里是第九层,狱岛地牢的最底一层。”陆渐失声道:“什么?”那人又问道:“你从炼奴室到岛面,走了多久。”陆渐想了想道:“三刻钟吧。”

那人笑道:“我从岛面来到这里的时候,弯弯曲曲,走了三个时辰。所以说,我每天只能吃一顿饭,因为那送饭的一来一去,便要六个时辰,一天工夫就算过去了。那帮小幺儿嫌麻烦,有时一次送几天的饭菜,嘿嘿,如此一来,就能偷上好几天的懒了。”

陆渐吃惊道:“那些饭菜岂不坏了,不能吃了?”那人轻笑道:“坏了的饭菜算什么?若要活命,蛤蟆蛆虫也得吃。唔,二层还有灯火吧。”陆渐道:“有的。”

那人沉默许久,叹了口气道:“第七层便无灯火了,我真想瞧瞧光是什么样子,哪怕一眼便好。”

陆渐听得这话,不知怎的,心头一酸,涩声道:“前辈,你在这儿呆了多久啦?”那人道:“若按送饭次数来算,共有四百一十三次,且算四百一十三天。但若算上小幺儿们偷懒的工夫,须得再加一倍,嘿嘿,已有八百多天了。”

陆渐吃惊道:“你在这里呆了两年半?”那人道:“怎么不是呢?”陆渐怔忡半晌,叹道:“想必他们抓你来,也是为了将你炼成劫奴吧?”

那人道:“若被炼成劫奴,我也谢天谢地了。”陆渐惊讶无比,脱口道:“成为劫奴,是天底下最为不幸的事,你怎么还能谢天谢地呢?”

“你别愤激,且听我说。”那人道,“被练成劫奴,有三大好处。第一,若为劫奴,必有劫主,既有劫主,也就有人陪我说话解闷,不致如此寂寞;第二,只需有人跟我搭话,我便有了说服他的机会,若能说服他,便能脱困;第三,若有劫力在身,不仅身负异能,且能转化为内外之力,那么我脱困之时,又多了几分胜算。”

陆渐听得目定口呆,半晌方道:“难道这两年半的时间,没有人跟你说话。”

“鬼都没有一个。”那人冷哼一声,“那些人并非不愿跟我说话,而是不敢,只怕被我言语蛊惑,放我出去,是故当初便有严令,与我搭话者,割舌穿耳。来送饭的人都是一次两个,互相监督,而且还用棉花塞了耳朵。

“所以啊,我起初身在此间,半点声息也无,几乎发了疯。后来不知怎的,突然就冷静下来。我害怕日子久了,不会说话,便自己和自己说话。”

陆渐奇道:“自己怎么能跟自己说话?”

“怎么不能?”那人笑道,“我每天一醒,就叫自己的名字,或者编了故事,讲给自己听,要么想一些艰深问题,自问自答。哈哈,日子久了,也就习惯了。”

陆渐忍不住道:“但你不知,做了劫奴,便没有自由,要终身受制于劫主了。”那人轻轻一笑,说道:“这也不一定,倘若劫奴聪明了得,未始不能驾驭劫主。你说,古今的皇帝权力大不大,还不是常常被聪明的臣子摆布愚弄。故而事在人为,什么‘无主无奴’,都是大放狗屁,我就算做了劫奴,也能将劫主骗得服服帖帖的,乖乖给我出力。”

陆渐听得哭笑不得,却又觉这人的话不无道理,再想到他在这不见天日、寂无声息的地方呆了两年半,心中大生同情,问道:“既不是为了炼奴,这些人与前辈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这样对待你呢?”

那人沉默良久,忽道:“这个说来话长了,将来有暇,咱们再说。”一顿又道,“我这边巨石坚壁,门户重重,你那边总算还有一条出路。你能否帮我一帮,让我过去?”

陆渐迟疑道:“这石壁厚实得很。”

“厚实却罢了!”那人道,“可恨的是,这石头比他姥姥的精钢还硬,我用瓷片挖了两百多天,也只挖了碗口大一个小坑,若要挖通,一百年也不够。”

“原来我听到的声音,是你用瓷片在挖石头。”陆渐恍然道,“不过瓷片跟石头一比,还不够硬,若有铁钎铁锤就好了。”

“铁钎铁锤?”那人冷笑道,“想得倒美。当初我刚进牢房,不但吃饭用的是木碟木碗,就连拉屎拉尿的便盆,都是木头做的,老子就算要挖洞出去,也不能用木头呀?是故便想了个法子,但凡他们送饭送水,我都假装愤怒,将木碗木盆敲得稀烂。日子一长,他们总不能每天都用新的木碗木碟吧。终于有一次,想是木器都被我砸光了,送饭的人到底改用瓷碗瓷碟了。我吃完饭后,也照样砸碎,瓷片坚硬锋利,用来挖洞,强了许多。你想一想,几块瓷片都来得恁地艰难,更何况铁钎铁锤了。”

这人两年来无人说话,难得遇上陆渐,一时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恨不能将两年憋下的陈言絮语一口气说完。陆渐听了半晌,渐觉饥饿,便暂且告辞,那人一听他要走,忙道:“你什么时候再来?”

陆渐道:“我吃饱了再来。”那人松了一口气,又促声道:“你一定要来,我等着你。”陆渐嗯了一声,转身回去,却听那人大声叫道:“你一定要来呀,我等着你呢……”

走了好远,那叫声仍是不断传来,陆渐不由得暗暗叹气。想来那人身处天底下至深至暗的幽狱之中,两年半来,不见光明,不闻人声,心中的孤独苦闷,远非世人所能想象,此时忽然有了说话之人,那份眷恋之情,端地无以言表。

陆渐返回深潭旁,捉了海鱼果腹,又睡了一会儿,方才钻入洞中,返回石壁之前,大声道:“前辈,我回来啦。”话音方落,便听那人欢喜道:“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哈哈,等死我了,哈哈,我,我当你不回来了呢……”说到这里,声音一沉,竟微微有些哽咽了。

陆渐也很感慨,叹道:“前辈,咱们想个法子,打破这面石壁。”

那人沉默片刻,问道:“你那边可有刀剑或是别的铁器?”陆渐道:“没有,这边只有石头。”

那人叹道:“若无刀剑铁器,便只有两个法子可以破壁。”陆渐奇道:“哪两个法子?”那人道:“第一个法子是练成西城山部的神通‘裂石术’,只消这石壁生有裂纹,便可运劲裂解。”

陆渐叹道:“可惜我不会这个。”

“你若会了,那还了得。”那人笑道,“至于第二个法子,便是你练成‘大金刚神力’,金刚不坏,无坚不摧,将这层岩壁强行震碎。不过,天下会这功夫的人,就跟会打鸣的母鸡一样多。”

陆渐奇道:“这话怎么说?”那人笑道:“你见过母鸡打鸣么?”陆渐摇头道:“没见过。”那人笑道:“不只你没见过,这天下谁也没见过,所以会‘大金刚神力’的人可说没有。”

“不见得。”陆渐叹道,“我倒见过一个。”那人咦了一声,颇有些意外,问道:“他在哪里?”陆渐叹道:“那位大师已经坐化了。”

那人颓然道:“便不坐化,也是远水难救近渴。”二人均是陷入沉默。陆渐心道:“事在人为,无论成功失败,终须一试。”当下将双手按上石壁,凝聚精神,劫力从双手涌出,密布石壁之上。不一阵,他便知觉出这面石壁最为薄弱之处,当下寻来一枚尖锐石块,施展“我相”,变相发力,夺的一声,砸在那薄弱之地。

那人正在苦思如何破壁,忽听声响,不由脱口问道:“你做什么?”陆渐道:“用石块砸墙。”那人失笑道:“你又不是蛮牛,用石块砸墙,怎么能成?”却听陆渐啊呀一声,叫道:“碎了。”那人道:“什么碎了,手里的石块吗?”陆渐惊喜道:“不是石块,是石壁,石壁被我砸碎了一小块。”

那人喜道:“你怎么做到的?”陆渐道:“那位会‘大金刚神力’的大师教了我变相,我用来砸石壁,本只试试,没料还真管用。”那人惊喜道:“变相?莫不是‘三十二身相’?这可是‘大金刚神力’的根基呢。”

陆渐道:“大师也说有‘三十二相’,可惜形势急迫,只教了我一半,也不知成不成。”那人笑道:“管他多少相,能砸破石壁,就是好的。”

陆渐道:“但愿如此。”于是依次变相,锤击石壁,渐渐将坚石砸出一个小坑,手中石块却完好如故。

陆渐心中奇怪,却想不通其中缘故。其实这道理便如当日,他用一柄中空刀鞘,击碎忍太的宝刀,当时忍太也觉骇异,却不知这“三十二身相”乃是“大金刚神力”的入门功夫,陆渐于变相之时,不知不觉,已将体内劫力转化为“大金刚神力”,注入刀鞘,虽不如鱼和尚那般威能,却已略具摧坚之势,是故能碎宝刀,而刀鞘不坏。而如今以石破壁,也是这个道理。

敲击许久,那石坑已有数寸之深,陆渐备感疲乏,当下辞别那人,回到潭边,将养精神。待得精神渐复,又去石壁捶打,如此反复敲打数次,那石坑已深达尺许,敲击过去,再不如先前那般沉实,渐有空洞之声。

陆渐心中喜悦,但疲累感也与时俱增,这日敲打半晌,忽觉“三垣帝脉”一跳,劫力微滞,那一相竟变不下去,不由得靠在石壁上,大口喘气。

那人见他久无动静,忍不住道:“你怎么啦?”陆渐长吸一口气,方能出声道:“没,没什么,就是疲惫了些。”那人关切道:“若是累了,便去休息,这事不用太急。”

陆渐此时全身乏力,欲要变相,也是不能,只得返回潭边,寻思道:“必是这几日全力破壁,借用劫力太甚,第二道禁制有了松动之象,若要保住禁制,唯有就此罢手……”但一念及此,心中大为惭愧:“我陆渐能活到如今,全是鱼和尚大师所赐。大师舍身为我,不顾性命;我又怎能贪生怕死,不救这个身处绝境的可怜人?”

想到这里,豪气顿生,养罢精神,又去破壁。连砸两次,这一日,忽听豁剌一声,手底一空,那石壁终被洞穿,一股浊臭之气透过孔洞,扑面而来,陆渐慌忙让开。

只听那人哈哈大笑道:“妙极,就是小了些,须得再大一些,我才能出来。”石壁既被洞穿,孔洞周边的岩石也都龟裂,再行敲击,容易许多,那人也在对面用瓷片撬开裂缝。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日。这一日,陆渐正觉疲惫,忽听那人叫了一声:“成了,你退开些。”陆渐后退两步,但觉那洞中伸出一只瘦骨棱棱的手来,继而便是头与肩,那人忽道:“拉我一把。”陆渐拽住他手,向外力拽,那人借力一挣,哗啦掉进水里。

陆渐将他扶起,但觉他浑身皮包骨头,不觉心酸,叹道:“你可真瘦。”那人嘻嘻笑道:“这是我故意饿的,若不瘦些,怎么钻得过来?”

陆渐听得讶异,忽听那人道:“你叫什么名字?”陆渐道:“我叫陆渐,陆地陆,水斩渐,前辈你呢?”

“你问我吗?”那人道,“我若编一个假名字骗你,你会不会生气?”陆渐奇道:“你干吗要骗我?”那人冷哼一声,忽道:“你这种滥好人,这世上少得可怜,也最讨厌。”

陆渐莫名其妙,便道:“前辈你不愿说名字,那也罢了,何必生气。”

那人微一沉默,冷笑道:“有什么愿不愿的?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姓谷名缜,谷雨清明之谷,玉缜则折之缜。”

陆渐听得糊涂,问道:“什么渔针?只有渔钩渔刺,哪来渔针呢?”

谷缜呸了一声,道:“玉是白玉无瑕的玉,才不是你这木鱼脑袋的鱼。缜是细腻温润的意思。这个字是我妈取的,说是出自颜延之的《祭屈原文》,文中有一句‘兰薰而摧,玉缜则折’,意思是说,兰花太香,容易凋谢,玉质太细,容易折断。”

陆渐羡慕道:“谷前辈,你妈妈真好,竟懂这么许多学问,不似我,身上有什么胎记,就取什么名字。”

“狗屁学问?”谷缜冷冷道,“那臭婆娘就会伤春悲秋,她那些调调,我不喜欢。”

陆渐吃惊道:“你怎么能骂,骂……”谷缜冷笑道:“骂我妈是么?她本来就是个臭婆娘,不说也罢。”不待陆渐反驳,话锋一转,笑道,“你说有什么胎记,取什么名字,却又是怎么回事?”

陆渐便将身上胎记形似“渐”字,祖父依此取名的事说了。谷缜听得哈哈大笑,拍手道:“你那祖父倒也有趣,男人的名字就该如此,无须太多弯曲。很好,你这名字得之于天,比我这假斯文的来历好得多了。”

陆渐自小就羡慕别人有母亲疼爱,谁知这谷缜虽有母亲,却不尊重,心中好生不以为然,正想劝导他几句,忽听谷缜笑道:“这里果然好过地牢,竟有这么多水洗澡。”耳听哗啦之声,他竟就着地上积水,梳洗起来,足见此人入牢之前,当是好洁之辈。

梳洗已毕,两人来到潭边,谷缜道:“我饿得慌,有吃的吗?”陆渐递过生鱼,谷缜也不挑剔,抓着便吃,边吃边笑道:“好久没吃肉了。”吃完之后,便呼呼大睡。

睡了许久,谷缜方才醒来,说道:“陆渐,你说这潭下有一条水道,直通大海,对不对?”陆渐道:“不错,这水道又长又窄,若无过人水性,难以潜过。即便侥幸潜过,洞口又有许多鲨鱼守着。”

谷缜叹道:“但也只有这条出路了。”陆渐道:“地牢的门是什么做的,我用变相,或许能够砸开。”

谷缜嘿笑一声,冷冷道:“是精钢铸的,厚有三尺,而且不止一道,前后三道,均是千斤铁闸,凭借机关控制。只是那机关设得极为歹毒,开第一道门的机关在第二道门后面,开第二道门的机关却在第三道门后面,被困者要开前一道闸门,非得先开第二道不可。嘿嘿,就算你有通天的本事,连开三道闸门,后面还有无数守牢的劫主劫奴,等着你送死呢?”

陆渐悲愤难抑,以拳击地,喝道:“谷前辈,这些东岛中人为何如此恶毒?”

“且不说这些。”谷缜淡然道,“这条水路可说是你我唯一生路,你当初怎么来的,须得仔细说与我听,不要漏掉半点。”

陆渐仔细说了。谷缜沉吟道:“如今看来,你能活着到此,全凭劫力。不过听说借用劫力之后,必遭反噬,为何你却没事?”

陆渐叹了口气,将鱼和尚的来历和他舍身设下三道禁制的事说了。

谷缜听罢,冷冷道:“那鱼和尚跟你一般,太过老实蠢笨,所以处处吃亏。”

陆渐听到这里,不觉怒气上涌,大声道:“谷前辈,你这话说得糊涂,若没有鱼和尚大师,我固然尸骨早寒,你也不能坐在这里跟我说话。”

说罢一怒起身,向那地牢走去,设法将壁上洞口扩大,钻入牢中。察其情景,果然与谷缜说的一般,陆渐以石块捶打铁闸,却震得石块粉碎,虎口流血。

打赏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缙哥哥的博客”及本文链接:缙哥哥的博客 » 《沧海·双龙初会》第九章-囚徒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