缙哥哥的博客
与你分享我的点点滴滴生活

《沧海·烛照天下》第二十章-脱身

姚晴瞧他一眼,眼里满是得色。谷缜露出一丝苦笑:“你不用恁地开心,我知道上了你的当。但凡你有难,陆渐势必拼死相帮,我是他的朋友,若要帮他,就得帮你。可恨,明知是你的圈套,却只能跳进来了。”

姚晴轻哼一声,脸上隐隐透出一丝笑容,口中却淡淡地道:“姑娘我本来就比你臭狐狸高明,你上当吃亏,也是应该。”

谷缜瞅着她,微微冷笑。沈秀见他二人只顾交谈,浑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心中气恼,忍不住喝道:“兀那小子,这是爷爷花钱取乐的地方,你坐在这里,不嫌碍眼么?”

谷缜瞧他一眼,笑道:“足下今晚取乐,共花了三千二百一十六两七钱五分银子,对不对?”

沈秀心中咯噔一下,奇道:“你怎么知道?”

谷缜笑道:“我不仅知道你今晚花的银子,还知道你在南京有四所宅子,无锡、杭州各有两所大宅,苏州有一座园林。这九座宅子里养了九个女人,三个是倭寇送的,三个是拐来的,还有三个是从妓院里赎出来的……”

“你放屁。”沈秀面若溅朱,腾地站起,目中透出森森杀气。

“慢来慢来,还没完呢。”谷缜摆手笑道,“你在南京还有一座大仓,囤了三万五千石谷米,想要等到荒年,囤积居奇。在苏州有六户织坊,纺出的生丝卖给苏州织造,织出的绸缎,走私给西北蛮族;另有一家妓院、两家赌坊,还有二万两银子,常年利滚利放贷周转……”

沈秀初时怒容满面,但随谷缜娓娓道来,脸上由怒转惊,又由震惊转为阴鸷,目光雪亮慑人,忽见姚晴目光移来,不由得厉声道:“师妹,你别信他胡说八道……”

姚晴朱唇边泛起一抹笑意:“是么,却叫人失望得很,你若真有这么大家当,倒是叫人羡慕。”沈秀望着她,一时惊疑不定,忽地皱了皱眉,徐徐坐了下来。

姚晴又问道:“臭狐狸,你说了一大堆,却值几多银子?”

谷缜扳着指头道:“只算本金,不算利息,这沈大公子的家当暂且值二十万两银子。”

姚晴听出他话中有话,忍不住笑道:“什么叫暂且?”谷缜道:“所谓暂且,就是今天值二十万两,再过几个月,或许一个钱也不值。”

沈秀听得惊疑不定,谷缜对他的明暗财物了如指掌,估算价值,也误差微小,但听他说到“一个钱也不值”,忽觉心惊肉跳,但何以如此,却想不明白,只不过再没了饮酒作乐的兴致,望着谷缜,不住寻思道:“这人究竟是谁?”

要知他发迹扬名,只是这两年的事,在此之前,谷缜已被关入狱岛,是故沈秀不知他的名头,此时自也猜不透他的底细。

谷缜从容起身,踱到窗边,遥遥望去,远处河面上,冉冉升起一盏莲花灯,宝光流辉,亮若星月。谷缜转身笑道:“大美人,该启程了。”

姚晴一笑起身,沈秀忙道:“师妹你去哪儿?”姚晴笑道:“多劳师兄破费,小妹暂且告辞。”

沈秀大怒,狠狠瞪着谷缜。谷、姚二人却不理会,并肩出房。沈秀羞怒难忍,蓦地掷下酒钱,哈哈笑道:“好师妹,不是说了么?我因为你得罪家父,无家可归,你就忍心丢下我不理?”

姚晴秀眉微颦,沈秀却不管她情愿与否,快步抢上,将她与谷缜隔开。姚晴不由叹道:“沈师兄,你可真缠人。”

沈秀笑道:“若要怪,便怪师妹生了一双勾魂夺魄的眸子,那日只一眼,便将我这三魂七魄勾去了,唉,如今师兄我便似一具行尸走肉,唯有跟着你到天涯海角,寸步不离了。”

姚晴听了,淡淡一笑,谷缜却道:“如此说,我倒有一个还魂法儿,也不知灵不灵验?”

沈秀调情正欢,忽地被他打断,顿时怒目相向。姚晴却笑道:“什么法儿?快些教我。”

谷缜道:“先用黑狗血一盆,给这位沈兄洗头净手,再将他丢在粪坑里浸上三天,别说三魂七魄,就是七魂八魄,也给招回来了。”沈秀未及发怒,姚晴已皱眉道:“好你个臭狐狸,你不但咒他中邪,还骂我施邪法哩。”

谷缜笑道:“岂敢岂敢,我这纯属一片好心。”姚晴冷笑道:“你若是好心,这天下便没有坏心了。”

谷缜哈哈一笑,拱手道:“得姚大美人樱口一赞,我也快成行那个尸,走那个肉了。”忽见沈秀瞪视过来,便笑道:“沈兄放心,‘行尸走肉’这四个字是兄台专用,普天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小弟纵然心向往之,也不敢乱拾兄台的牙慧,污了沈兄的美名。”

他这番话娓娓道来,却无一字不险恶阴毒,沈秀气得脸都白了,心中虽然恨死了谷缜,却碍于姚晴,不好大打出手。

正觉气闷,忽见门外行来一拨儿商贾,居中一人大腹便便,笑脸团团,听着身周众人谀词如潮。沈秀双目一亮,急忙赶上两步,拱手笑道:“洪老爷,幸会幸会。”

那“洪老爷”眯起细长双目,睨他一眼,却不回礼,只笑道:“沈小哥吗?好久不见啦,今晚瞧上哪个姐儿?洪某人请客如何。”

沈秀笑道:“洪老爷好意,敢不领受?只是沈某有事在身,先走一步。”转头向姚晴笑道:“我给你介绍一位惊天动地的大人物,这位洪老爷别号‘投银断江’,他家的银子若是丢在长江里,能把江水都阻断啰!”

姚晴淡淡一笑,却不言语。那洪老爷望着她,肥脸上露出色眯眯的神情,流着涎水道:“这,这位是新来的姑娘么?沈小哥好福气……”

沈秀得意非凡,正想客气两句,忽听谷缜笑道:“小洪,你好闲的心呢!”

那洪老爷闻声,肥躯一震,转过头来,蓦地瞧见谷缜,只一呆,脸上肥肉抽搐几下,猛地挣开两边侍儿,活似一个大元宝,骨碌碌滚到谷缜脚下,连声叫道:“谷爷好,谷爷好,小的瞎了眼,竟没瞧见您老,该死该死。”

一时间,众人无不傻眼。这洪老爷适才威风八面,谁知一见谷缜,竟矮了半截,沈秀更是吃惊,他深知这洪老爷富甲一方,自己拍马不及,如今竟对这个毛头小子如此敬畏,端的不可思议。

谷缜伸出手,摸着洪老爷的胖大脑袋,笑嘻嘻地道:“小洪,听说你名号也改了,叫做‘投银断江’,好威风呢。”洪老爷忙道:“那都是道上的朋友胡乱叫的,小的哪有这么威风。”

“是么?”谷缜笑道,“你虽然断不了长江,但阻断这小小的秦淮河却是绰绰有余的。”

洪老爷浑身大汗淋漓而下,浸得衣裳精湿,颤声道:“小的,小的来这里只是,只是陪几个朋友。下次、下次再不敢了。”

话音未落,忽听楼上有女子哧哧发笑,谷缜抬眼望去,但见菡玉、婉娘、秋痕倚着朱栏,正向这边观望。

谷缜不觉莞尔,叹道:“小洪起来吧,别让人笑话。”洪老爷起了身,抹了抹额上汗水,道:“谷爷要不要去敝舍坐坐,喝两杯清茶,瞧瞧账目。”

谷缜摇头道:“我有事在身,过几日再来。我来之前,你好好反省一下。”洪老爷赔笑道:“再不敢啦,下次谷爷再在这里瞧见小的,只管抽我的筋,扒我的皮,大卸八块,丢了喂鱼。”说罢唱了个喏,也不顾大肚辛苦,弯腰立在一边,眼皮也不敢抬。

谷缜转身,忽见那三名女子均在楼头向他微笑,倏尔一阵琴声飘来,婉转悠扬,若醉若嘻,却是一支《寄生草》。厅内众人无不吃惊,均知萃云楼中,素琴名如其人,琴艺独步秦淮,却又清高自许,从不轻调弦柱,是故琴音虽好,王公贵胄也难得一听,今日忽有所奏,无怪众人惊诧了。

谷缜闻弦歌而知雅意,微微一笑,忽地拍手唱道:

“想那等尘俗辈,恰便似粪土墙。王弘探客在篱边望,李白扪月在江心丧,刘伶荷锸在坟头葬。我则待朗吟飞过洞庭湖,须不曾摇鞭误入平康巷。”

他唱罢这曲,哈哈大笑,拱手道:“素琴姑娘以琴相谏,谷某心领了。”话音方落,只听琴声骤歇,幽幽传来一声叹息。

沈秀瞧在眼里,心中妒火熊熊,萃云楼四大名妓,他抛掷了无数金银,也不过见得两三面,尚未能一亲芳泽,此时瞧这情形,谷缜分明已做了四女的入幕之宾,若非众目睽睽,沈秀早已使出“星罗散手”,三拳两脚,打他个稀烂。

谷缜笑罢,逍遥出门,沿途无论男女,均是低头袖手,神色恭谨,沈秀被这一阵压得风头全无,胸中恨苦,满心只想着如何羞辱谷缜,出一口恶气。

出门之时,夜阑月明,满河流星,远远一盏莲花灯高悬夜空,尤为夺目。谷缜笑吟吟正要开口,蓦地脸色惨变,张大了嘴,再也合不拢来。

沈、姚二人心中大奇,循他目光瞧去,只见沿堤的长街上走来一名挽着竹篮的银衫少女,秀美绝俗,难描难画。

沈秀一见这少女,便觉胸口滚烫,心尖儿也发起痒来,若非姚晴在侧,定要立马上前勾搭。却见那少女走到三丈外,悄然驻足,两眼直勾勾盯着这方,那神色既似伤心,又似绝望。

沈秀转头一瞧,见那目光正落在谷缜身上,心头一沉,欲念顿灭,妒意又生,忽见谷缜吐了一口气,笑嘻嘻地道:“妙妙,真巧,你也来出恭么?”

施妙妙闻言一愣,继而脸涨得通红,啐道:“胡说八道,出什么呀,什么恭呀?”

谷缜惊异道:“你既不出恭,来做什么?”

施妙妙恨怒欲狂,喝道:“我正要问你,你来做什么?”

“说来话长。”谷缜叹道,“适才我走在街上,忽然内急。你想,我这等斯文人,总不能当街胡来吧,故而瞧见这房子,便一头撞将进去,出恭半晌,这阵子才出来呢。”

施妙妙听他口口声声内急出恭,说得羞人答答的,叫人难以开口细问,脸红半晌,又问道:“这里大街小巷的,都不干净,你不在别的街上走,干吗来这里走呢?”

谷缜心中叫苦,想这丫头平日娇憨老实,怎地一遇上这等事,却是智比诸葛、计压张良,但他素有急智,接口便道:“怎么不干净了?我一心走路,却不知东西……”说罢左顾右盼,忽地“咦”了一声,失声道,“这里莫不是烟花之地?该死该死,我怎么到这里来了?”

他唱做俱佳,倒叫施妙妙真假难辨,怒色转薄。沈秀忽地一声轻笑,插嘴道:“姑娘千万莫上谷老弟的当,他是这里的熟客,别说这萃云楼,就是这条秦淮河,上至鸨儿,下至龟奴,没有不认得他的……”

谷缜又惊又怒,眼瞧着施妙妙脸色发白,秀目若有火光迸出,顿时心叫不好。焦虑间,忽见施妙妙恨恨瞪着沈秀,喝道:“瞧你这厮油头粉面的,也不是什么好人。谷缜以前好好的,都是你们这些狐朋狗党教坏了。”沈秀被这一骂,莫名其妙。谷缜却暗叫:“乖妙妙,骂得好。”

施妙妙目光一转,又见姚晴艳妆盛服,便将她当成了风尘女子,冷哼道:“还有你这贱货,不知廉耻,就知道勾引男人。”

姚晴脸一沉,扬声道:“你骂谁?”施妙妙不料这“贱货”胆敢顶撞,更觉气恼,喝道:“骂你又怎的,我还要杀你呢。”说着指间多了一枚小银鲤。

谷缜急叫道:“当心……”话音未落,施妙妙玉手倏扬,空中星星点点,下了一阵银雨也似。

“千鳞”一出,铺天盖地,对面三人躲避不及,纷纷失色。

忽然间,一道人影从旁掠至,双手一轮,漫天银光倏尔消失。

谷缜虚惊一场,定眼望去,自背影认出来人正是陆渐,却见他双手一分,指间精芒闪动,蓦地十指撒开,银鳞叮叮当当落了一地。

除了谷缜,在场之人无不吃惊,施妙妙更没料到,竟有人以空手接下“千鳞”,心一沉,又扣住三枚银鲤,咬着嘴唇,气呼呼盯着陆渐。

陆渐一心让谷缜追求姚晴,是故谷缜让他来此,他也不肯同行,只是暗中尾随,直待施妙妙出手,才被迫现身。但他的“补天劫手”尚未大成,接下一枚银鲤已自勉强,遑论对付三枚银鲤;谷缜却知施妙妙脾气固执,此番因为恼恨自己,迁怒众人,仓促间平复她心中杀机,难之又难,正自发愁,忽听头顶有人笑道:“施姑娘,别来无恙么?”

施妙妙抬眼望去,只见左飞卿不知何时,已立在房顶,冲着自己微笑。

施妙妙心一沉,扬声道:“风君侯,待我杀了这些无耻之徒,再来会你。”

左飞卿摇头道:“你要杀人,我管不着,但你抢了左某的猎物,左某却不答应。”

施妙妙皱眉道:“什么猎物?”

左飞卿道:“这四人中,有一人是我七日之后必要活捉的,七日之内,谁若动她,便是与我为敌。”

谷缜一听,喜出望外,遥见那盏莲花灯缥缈近岸,当即不待施妙妙答话,一扯陆渐,低声道:“快走。”

陆渐不明所以,被他扯着飞奔,姚晴、沈秀也快步跟随。施妙妙又惊又怒,一扬手,三枚银鲤散做漫天寒星,射向四人。左飞卿一拂袖,纸蝶后发先至,将银鳞挡住。霎时间,这两大高手竟然不管不顾,在大庭广众之下斗起神通。只惊得满街行人屁滚尿流,纷纷钻入妓楼画舫,龟缩不出。

谷缜抢到挂灯的画舫前,当先跳入,陆渐、姚晴紧随其后,沈秀正要踏上跳板,不防谷缜一脚踩在彼端,跳板呼地弹起,沈秀只觉劲风扑面,急往后仰,饶是如此,仍被木板刮中下巴,热辣辣作痛,不禁怒道:“好小子,敢算计爷爷?”

谷缜松脚放下跳板,哈哈笑道:“玩笑玩笑,沈兄请进。”沈秀见他一派大方,反觉狐疑,不敢再走跳板,自恃轻功,飘身纵上船头。谷缜拍手赞道:“好轻功。”沈秀虽然恨得牙痒,却也不愿失了风度,冷冷一笑,淡然道:“谬赞了。”

说罢钻入舱内,见陆渐、姚晴并肩而坐,不觉心生醋意,抢上坐在姚晴身边,目光如刀,瞪视陆渐。

忽听一声笑,谷缜端着酒菜,挑帘而入,摆好杯盏,先给沈秀斟了一杯酒,笑道:“方才多有得罪,还敬沈兄一杯。”说罢自斟自饮,干了一杯。

沈秀望着杯中清酒,只恐有诈,踌躇不决。谷缜笑道:“敢情沈兄不会饮酒?”抢过酒杯一口喝了,继而又斟三杯,与陆渐、姚晴对饮,再不给沈秀斟酒。沈秀被他轻易排挤到一边,恼怒万分,但早先敬酒未饮,此时也不便再喝,望着三人说笑,心中真如刀割一般。

却听姚晴道:“臭狐狸,你这就算摆脱了风君侯么?”

谷缜笑道:“还早得很呢,你且瞧我大变戏法儿。”

姚晴冷笑道:“要是跳到这河臭水里洗澡,本姑娘敬谢不敏。”

谷缜笑道:“若让大美人跳水逃命,岂非焚琴煮鹤,大煞风景,这等臭事,本人决然不做。”姚晴瞪他半晌,却瞧不出端倪,只得轻哼一声,不再言语。

左飞卿与施妙妙交手两合,胜负未分,他无心恋战,见那画舫远去,便弃了施妙妙,施展“白发三千羽”,飘临河上,凌虚眺望。施妙妙并无这等神通,见他想走便走,除了顿足嗔怒,别无他法。

左飞卿凝视画舫,些微动静也不放过,只见那画舫驶了二里有余,忽有八艘画舫迎面驶来,均挂着一色莲花灯,将姚晴所乘画舫围在河心,灯影交错,亮如白昼。

左飞卿见那九艘画舫式样一般,烛火宛然,一时间又是吃惊,又觉好笑,寻思道:“这必是晴丫头的诡计,想要鱼目混珠,让这些船来扰乱左某视线,也难为她寻了这么多一模一样的船来。”他凝神净虑,双目牢牢锁住姚晴等人所乘画舫,全不受其他画舫迷惑。

忽然间,九盏莲花灯齐齐熄灭,河面上陷入一团漆黑,唯有憧憧船影穿梭乱转,有如走马。但左飞卿运起神通,无论明暗,眼里只有姚晴那艘画舫,其他八艘画舫均如不见。

不一阵,九盏莲花灯重又点燃,九艘画舫也分散开来,有的向北,有的向南,有的靠东,有的靠西,姚晴所乘的画舫却趁乱掉了个头,原路返回上流。左飞卿瞧得暗笑,悄然纵上一处房顶,借着屋宇遮掩,信步追踪。

那画舫慢悠悠驶了十里左右,不多时到了秦淮尽处,左飞卿只当姚晴必要停棹上岸,不料那画舫忽又调转回来,驶向下游。

左飞卿心头疑云大起,忍不住飘落舫头,喝一声:“晴丫头。”却无人应。左飞卿抢上一步,撩开珠帘,却见舱内空空,哪还有半个人影。

打赏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缙哥哥的博客”及本文链接:缙哥哥的博客 » 《沧海·烛照天下》第二十章-脱身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