缙哥哥的博客
与你分享我的点点滴滴生活

好色之害

程伊川曰:“吾受气甚薄,三十而浸盛,四十、五十而后完,今生七十二年矣,校其筋骨于盛年无损也。”又曰:“人待老而求保生,是犹贫而后蓄积,虽勤亦无补矣。”张思椒曰:“先生岂以受气之薄而厚为保生耶?”先后默然曰:“吾以忘生徇欲为深耻。”

世传三峰采战之术,托黄帝元素之名,以为容成公、彭祖所以获高寿者,皆此术,士大夫惑之,多有经此丧其躯,可哀也已!葛洪喻之为水盆盛汤,外苞蓄火。或以为舓刀刃之蜜,探虎穴之子,岂不险哉!

《北梦琐言》载唐相国夏侯孜得彭祖之术,悦一娼,娼不能奉承,以致导闾之泄致卒。予外族闾公为大理评事时,得此术,两脸如桃,年过七十,竟为此术所害,与夏侯孜无异,丹家以为桶底脱盖。中年而精力健,能吸缩闭固,晚年精力衰,不能吸缩闭固,是以一夕而倾倒殆尽。

司空图曰:“昨日流莺今日蝉,起来又是夕阳天。六龙飞辔长相窘,何忽乘危自著鞭。”戒好色自戕者也。

杨诚斋谑好色者曰:“阎罗王未曾相唤,子乃自求押到,何也?”即前诗之意。

(愚谷老人《延寿第一绅言》)


 

[今译]

程伊川说:“我们禀受的气血很少,三十岁而渐渐旺盛,四十、五十岁而后完,现在七十二岁了,比较一下筋骨,同年轻时没有什么损害。”又说:“人到晚年而希望长寿,这如同贫穷时然后才积累财物,即使勤劳也没有补益。”张思叔说:“先生难道因受气少而想长寿吗?”先生默默地说:“我把忘记生命为性欲而死看成是大的耻辱。”

世传张三峰采取补养的男女交合之术,假托黄帝元素之名,认为容成公、彭祖获得高寿的原因,都是这种方法,士大夫对此怀疑,大多因此丧亡身躯,使身体衰弱。葛洪把好色比作冰盆盛热水,外面还包着火。有的人认为是舔刀刃上的蜜,深入虎穴取虎子,难道不危险吗!

《北梦琐言》记载唐相国夏侯孜得到彭祖的方法,喜欢一个娼女,娼女不能奉承,因此导致泄精太过而死。予外祖闾邱公为大理评事时,得到此术,两脸如桃花鲜颜,年过七十,竟然被此术所害,同夏侯降没有什么不同,丹家认为这如同桶底掉了盖。中年时精力健壮,能闭固勿泄,晚年精力衰竭,不能闭固勿泄,因此一晚上泄精几乎耗尽。

司空图说:“昨天沉溺于女色中今日又是如此,起来时又是夕阳天。时光飞速短暂,为什么自己快马加鞭走向死亡。”这是告戒好色的人自己伤害自己。

杨诚斋戏谑好色者说:“阎王爷不曾呼唤你,你于是自己赶到,为什么?”这就是前面诗歌的含义。

打赏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缙哥哥的博客”及本文链接:缙哥哥的博客 » 好色之害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