缙哥哥的博客
与你分享我的点点滴滴生活

湿疹(湿疮)- 中西医临床及用药总结

所谓湿疹,缘于本病损害处具有渗出潮湿倾向之征,故名。该病可称得最常见的皮肤病,在部队中也不乏此种患者。中医文献有数十种病名与现代医学称为湿疹的表现很相似,如浸淫疮、湿癣、四湾风等。

湿疮是一种由多种内外因素引起的过敏性炎症性皮肤病。以多形性皮损,对称分布,易于渗出,自觉瘙痒,反复发作和慢性化为临床特征。本病男女老幼皆可罹患,而以先天禀赋不耐者为多。一般可分为急性、亚急性、慢性三类。本病相当于西医的湿疹。

中医古代文献无湿疮之名,一般依据其发病部位、皮损特点而有不同的名称,若浸淫遍体,滋水较多者,称浸淫疮;以丘疹为主者,称血风疮栗疮;发于耳部者,称旋耳疮;发于乳头者,称乳头风;发于手部者,称瘸疮;发于脐部者,称脐疮;发于阴囊者,称肾囊风或绣球风;发于四肢弯曲部者,称四弯风;发于婴儿者,称奶癣或胎症疮。

临床表现

湿疹临床症状变化多端,但根据发病过程中皮损表现不同,可将本病分为急性、亚急性和慢性三种类型,兹分述如下:

一、急性湿疹

本型湿疹可发生在全身任何部位,但往往较易见于头部,四肢屈侧、阴部、手足背等部位。常呈对称分布,一般为局限在某些部位,而全身泛发性湿疹甚少见。

皮肤损害表现为多形性,即红斑、丘疹、丘疱疹、水疱、糜烂、渗出、结痂、脱屑等各种皮疹可互见。也就是说,在同一病变处,于同一时期内,可出现上述3~4种以上损害。患处炎症反应通常较明显,尤其中央部位更为显著,往往伴有糜烂、渗出、。但病损境界不清楚,肿胀也较轻。

自觉痒甚,其瘙痒程度与发病部位,个人耐受性的不同而有所差异。痒以夜间尤甚,症情厉害,可影响睡眼。还有因搔痒而易并发细菌感染,从而引发毛囊炎、疖肿、脓疱疮、淋巴管炎、淋巴腺炎等化脓性皮肤病。

急性湿疹如经妥当处置可获痊愈,但易复发。临床上也时常观察到由本型湿疹移行为亚急性或慢性湿疹。

二、亚急性湿疹

当急性湿疹炎症反应缓解、红肿、渗出明显减轻。整个病变以丘疹为主,间有轻度糜烂,少量渗液、且伴有少许结痂或鳞屑、则可称之为亚急性湿疹。

此期湿疹,主观痒依然存在,病程可达数周之久。倘若病性迁延不愈者,可演变成慢性湿疹;如果处理欠当,症情迅速恶化剧变,还可逆转为急性湿疹。

三、慢性湿疹

该型湿疹可以在发病伊始就呈慢性型,但多数是从急性、亚急性演变而成,还可见于急性湿疹反复在同一部位发生,最终转变成慢性湿疹。

慢性湿疹好发于四肢,如手足、小腿、肘窝、窝等处,分布也多对称。皮损常是局限型,呈皮肤增厚、浸润彰明、往往成苔藓样变,色素沉着屡见不鲜,境界分外清晰。

患者常诉说剧痒难忍,遇热或夜幕降临时尤甚。病情缠绵,经年累月难得痊愈。在此期间,如局部治疗处理欠当或饮食刺激性食物,可使慢性湿疹急性发作,这时其临床表现如同急性湿疹。

四、特定部位及特殊类型

湿疹还可凭依发生部位不一样而患处命名。现简述如下:

  1. 头部湿疹:发于头皮者,多有糜烂、流滋,结黄色厚结,有时头发粘集成束状,常因染毒而引起脱发。发于面部者,多有淡红色斑片,上覆以细薄的鳞屑。
  2. 耳部湿疹:好发于耳窝、耳后皱襞及耳前部,中医称旋耳疮。皮损呈红斑、糜烂、流滋、渗出少许、结痂及皲裂。耳根裂开,如刀割之状,痒而不痛,多对称分布、痒感较著、易并发感染。以儿童患者占多数。
  3. 乳房湿疹:多见于女性,常在哺乳期易患此病。好发于乳头、乳晕及其周围,往往双侧同时受累。皮疹呈红斑、浸润、糜烂、渗出,上覆以鳞屑,或结黄色痂皮,有时伴皲裂。自觉痒甚,且有轻度皲裂而引起的痛感。若停止哺乳,症状可迅速改善,直至获痊愈。
  4. 脐部湿疹:为鲜红色或暗红色斑片,有流滋、结痂,边界清楚,不累及外周正常皮肤。常有臭味,亦易染毒而出现红肿热痛,伴发热畏寒,便秘溺赤。
  5. 手部湿疹:本型最大特点是易受气侯影响,多见冬天加重,而夏季缓解。常常侵犯指背,皮损表现浸润增厚较明显,可伴皲裂及脱屑。奇痒难名,往往因洗涤剂等刺激而招致病情恶化。皮损形态多种,可为潮红、糜烂、流滋、结痂。反复发作,可致皮肤粗糙肥厚。冬季常有皲裂而引起疼痛。发于手背者,多呈钱币状;发于手掌者,皮损边缘欠清。
  6. 小腿湿疹:此型临床较为常见,多见于长期站立者,好发生在胫部内、外侧面,分布对称,即皮损主要发于小腿下三分之一的内外侧。常先有局部青筋暴露,继则出现暗红斑,表面潮湿、糜烂、流滋,或干燥、结痂、脱层,呈局限性或弥漫性分布。常伴有臆疮。病程迁延,反复发作,可出现皮肤肥厚粗糙,色素沉着或减退。皮疹表现与急性或慢性湿疹相同。
  7. 女阴或阴囊湿疹:发生于女阴或阴囊部位,有时延及肛门周围,少数累及阴茎。急性期潮红、肿胀、糜烂、渗出、结痂;慢性期则皮肤肥厚粗糙,皱纹加深,色素沉着,有少量鳞屑,常伴有轻度糜烂渗出。病程较长,常数月、数年不愈。皮损呈红斑、糜烂及渗出,也可出现苔藓样变,色素沉着明显,该部湿疹、由于神经分布丰富故自觉奇痒难忍。
  8. 肛门湿疹:病发于肛门处,亦可涉及附近皮肤,皮损常为浸润肥厚,湿润或少许渗出,也能引起皲裂。剧痒。

除上述以外,在临床上还有部分湿疹,其症状表现非同寻常。为此,将这些湿疹称为特殊型湿疹,现介绍如下:

  1. 传染性湿疹样皮炎
    此病常继发于细菌性化脓性皮肤病,如中耳炎、溃疡、瘘管及褥疮等。从上述病灶中排出分泌物,而使其周围皮肤受刺激或致敏所引发的皮肤病。损害以感染病灶为中心向周围扩展和漫延,表现为肿胀、红斑、水疱、脓疱、糜烂、渗出及结痂等。病变处可出现同形反应,即皮损与机械性损伤的形状相一致。自觉瘙痒或轻度痛感。
  2. 自体敏感性湿疹(四弯风
    本型湿疹亦称自体敏感性皮炎常认为患者对自体内部皮肤组织所产生的物质过敏而引发。这种湿疹在发病之前,身体某处已有一个湿疹病灶或其它皮肤病。皮损呈全身泛发性对称性湿疹样变。间以小水疱或丘疱疹为主,也可出现同形反应,即皮损沿抓痕呈线状排列。此种湿疹往往在上述原发病灶急性发作7~10天后才致病。自觉痒甚。本病症状可随原发病灶好转而改善或消失。四弯风一般分为婴儿期、儿童期、成人期。婴儿期皮损为多形性,有红斑、丘疹、水疱、糜烂、流滋、结痂、脱屑。好发于头面、躯干、四肢。儿童期皮损呈局限性、对称性,多为干燥常有鳞屑的丘疹,或为边缘清楚的苔藓样斑片,因搔抓而有抓痕、表皮剥脱、血痂。少数可为米粒至黄豆大小,正常皮色或棕褐色的丘疹,初起较大,颜色潮红,日久变硬,色褐。多见于肘窝、胭窝或四肢伸侧。成人期皮损类似播散性牛皮癣,皮损为多数密集的小丘疹,常融合成片,苔藓样变明显,其上有细薄鳞屑。好发于颈部、四肢、眼眶周围。自觉剧烈瘙痒。部分患者伴有消瘦、便溏、纳呆、神疲乏力、头晕、腰酸、发育不良等症状。实验室检查:血嗜酸性粒细胞计数增高,血清中18E增高。
  3. 婴儿湿疹
    本病是婴幼儿期最常见的皮肤病,多为满月后方发病。惯发于头面部,其他地方也可被波及。初为簇集性或散在的红斑或丘疹。在头皮或眉部者,多有油腻性的鳞屑和黄色痂皮。轻者,仅有淡红的斑片,伴有少量鳞屑,重者出现红斑、水疱、糜烂,浸淫成片,不断蔓延扩大。自觉瘙痒剧烈,患儿常有睡眠不安,食欲不振,一般1—2岁之后可以痊愈,若2岁后反复发作,长期不愈,且有家族史、过敏史者称为四弯风。皮疹表现与急性或亚急性湿疹相同,时作时休,容易复发。剧痒难忍,故夜间哭闹、躁动不安。常伴有胃肠道症状,如腹泻等。目前,不少学者认为婴儿湿疹是异位性皮炎之婴儿型,但对此还有异议,理由为还有部分婴儿湿疹不是异位性皮炎。故此,提倡还可沿用婴儿湿疹之病名。
  4. 钱币状湿疹
    又称货币样湿疹。常发生为手背、四肢伸侧及臀部,往往对称分布,以冬秋季节多见。皮损形状似钱币,园形或类园形,直径约2~5cm,损害为红斑基础上出现丘疹或丘疱疹,间可见滴状糜烂及渗液。甚痒,病程呈慢性经过,对治疗反应尚好,但也易复发。

【诊断与鉴别】

主要根据病史及临床表现特点,诊断较容易。急性湿疹皮疹表现为多形性、对称分布,倾向渗出;慢性型皮损呈苔藓样变;亚急性损害介于上述两者之间。自觉瘙痒剧烈;容易复发。对特殊型湿疹应注意其独特临床症状,诊断也不困难。

接触性皮炎与急性湿疹鉴别

接触性皮料 急性湿疹
病因 易查明致病物质 很难查清
好发部位 暴露或接触部 常对称泛发
皮损特点 皮疹形态单一可见小、中、大水疱,甚至溃疡、坏死、界限,清楚有时肿胀彰明 呈多形性发疹,以小水疱为主,不出现中大小疱,溃疡及坏死境界欠明,可见轻度肿胀
主观症状 痒外,可伴烧灼或疼痛 自觉痒
病 程 病程短,除去病因后易治愈 病程长,去除刺激后不一定改善
复 发 无复发倾向 容易复发

接触性皮炎与急性湿疮相鉴别。有明确的接触史。皮损局限于接触部位,以红斑、潮红、肿胀、水疱为主,形态较单一,边界清楚,去除病因后很快痊愈,不复发。

慢性湿疹需同神经性皮炎(牛皮癣)鉴别

慢性湿疹 神经性皮炎
病 史 常由急性湿疹转变而来 先有瘙痒后发皮疹
皮 损 苔藓样变 伴色素沉着可急性发作倾向渗出 苔藓样变明显 无色素沉着倾向干燥 一般无渗出
好发部位 多见于四肢、手足及阴囊部 好发于颈项 骶部及四肢伸侧
敏 感 性 对刺激性药物敏感性高 易急性发作引起渗出 可耐受多种药物及理化等刺激

神经性皮炎(牛皮癣)与慢性湿疮相鉴别。皮损好发于颈项、四肢伸侧、尾骶部。初为多角形扁平丘疹,后融合成片,典型损害为苔藓样变,皮损边界清楚,无糜烂渗出史。

中医治疗

古人论述

古代中医文献无“湿疹”之病名,根据其临床特征,主要归属于“浸淫疮”、“湿毒”之范畴,又据其发病部位不同而名称各异。如生于小腿的叫“臁疮”,生于肘窝或胭窝部叫“四弯风”,生于阴囊叫“绣球风”等名称不下十余种。

对本病的最早记载,见于《黄帝内经》。如《黄帝内经素问·至真要大论》中论及病机十九条中说:“诸痛痒疮,皆属于心。”汉代张仲景在《金匮要略方论》中指出:“浸淫疮,黄连粉主之。”首先提出中医治疗本病之方药。

嗣后,历代医家对本病的认识不断加深,如隋代巢元方在《诸病源候论》中记载:“诸久疮者¨¨为风湿所乘,湿热相搏,故头面身体皆生疮。”明确指出风、湿、热三邪为主要致病因素,初步奠定了本病的病因病机基础。

明代陈实功在《外科正宗》补充了饮食不当,内生湿热之病因,并提出用蛤粉散外治方法。清代吴谦在《医宗金鉴》描述:“此症初生如疥,瘙痒无时,蔓延不止,抓津黄水,湿淫成片,由心火脾湿受风而成。”不仅对本病的临床症状作了较详细的叙述,而且将内因和外因有机地结合起来。

以上论述表明,古代医家治疗本病已积累了较丰富的经验。

病因病机

中医来讲,总因禀赋不耐,风、湿、热阻于肌肤所致。或因饮食不节,过食辛辣鱼腥动风之品,或嗜酒,伤及脾胃,脾失健运,致湿热内生,又外感风湿热邪,内外合邪,两相搏结,浸淫肌肤发为本病;或因素体虚弱,脾为湿困,肌肤失养或因湿热蕴久,耗伤阴血,化燥生风而致血虚风燥,肌肤甲错,发为本病。

疗效标准

  • 近期治愈:皮损恢复正常,不痒,或有轻微痒感。
  • 显效:70%皮损恢复正常,余下皮损渐趋好转,伴有轻度瘙痒。
  • 好转:30%皮损恢复正常,余下皮损有肥厚或极少液渗出,伴有瘙痒感,但尚能忍受。
  • 无效:局部皮损不到好转标准,或无改善,甚至恶化。

辨证论治-内治法

外邪袭表证

症状:发病急,病程短,局部皮损初起,皮肤锨红潮热,轻度肿胀,继而粟疹成片或水疮密集,渗液流津,瘙痒难忍,抓破后有痛感,伴身热口渴,大便秘结,小便短赤。舌质红,舌苔黄腻,脉来弦数。

辨证分析:外邪袭表 腠理素虚,加之经常涉水浸湿,湿性粘滞聚于肌腠,影响卫气宣发,营卫失和,血行不畅,外卫不固,易受风热之邪入侵,湿与风、热三邪互相搏结,充于肌腠,浸淫肌肤,发为湿疹。

治法:清热解毒,佐以祛湿。

处方:金银花15克,连翘12克,黄芩12克,荆芥7克,防风7克,牛蒡子12克,蝉衣6克,射干15克,栀子9克,丹参10克,土茯苓15克,生甘草3克。

加减:瘙痒剧烈酌加白藓皮、地肤子;抓后皮肤感染化脓加蒲公英、紫花地丁;大便秘结加生大黄。

用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亦可煎汁外洗患处。

常用成方:可用牛黄解毒片、银翘散、消风散、黄连解毒汤、防风通圣散等。


湿热浸淫证

症状:起病较缓,局部皮损多为丘疹,丘疱疹及小水疱,皮肤轻度潮红,瘙痒不休,抓破后糜烂渗出液较多,伴有身倦微热,纳呆乏味,大便不干或溏,小便短涩。舌质淡红,苔白腻或淡黄腻,脉来濡数。

辩证分析:湿热内蕴,素体阳盛,嗜食炙膊厚味、酒、烟、浓茶、辛辣之品,脾胃受伐,运化失常,水湿内停,郁久化热,湿热互结壅于肌肤,影响气血运行,而发湿疹。

治法:清热利湿,祛风解毒。

处方:《龙胆泻肝汤合革藓渗湿汤加减》萆薜30克,苍术15克,蛇床子15克,白藓皮15克,生薏苡仁20克,黄柏12克,川牛膝12克,赤芍12克,苦参15克,黄芩12克,茯苓12克,生甘草3克。

加减:若湿疹偏于上部加荆芥、防风;发于中部或肝经所分布者可酌加龙胆草、生山栀;糜烂渗出液甚者加用紫草。

用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亦可煎汁外洗患部。

常用成方:二妙丸、四妙丸、萆薢渗湿汤、龙胆泻肝汤等。


血虚风燥证

症状:病久,病情迁延反复,瘙痒无度,皮肤色暗或色素沉着,剧痒,或干燥脱屑,粗糙发裂,局部糜烂流少量黄水,皮损多呈对称性分布,皮损处有结血痂、鳞屑。伴口干不欲饮,纳差腹胀;舌淡,苔白,脉细弦。

辩证分析:久病耗伤阴血,或脾虚生化之源不足,致血虚生风化燥,肌肤失养,故病久,皮损色暗或色素沉着,剧痒,或皮损粗糙肥厚;阴血不足则口干不欲饮,脾虚则纳差腹胀;舌淡、苔白、脉细弦为血虚风燥之象。

治法:养血祛风,清热化湿。

处方:《当归饮子或四物消风饮加减》生地15克,当归20克,赤芍12克,白芍12克,川芎9克,防风6克,苦参15克,泽泻12克,黄芩12克,首乌12克,白藓皮12克,威灵仙12克,生甘草2克。

加减:瘙痒甚影响人眠者宜加珍珠母、夜交藤、酸枣仁;口渴咽干酌加玄参、麦冬、石斛;目睛干涩加枸杞子、菊花;大便艰涩加胡桃仁、核桃仁。

用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常用成方:可选四物汤、清营汤、凉血地黄汤、当归补血汤等。


脾虚湿蕴证

症状:发病较缓,病程日久,缠绵不已,皮肤潮红,粗糙肥厚,伴明显瘙痒,局部皮损处搔痕、糜烂,抓后津水淋漓,可见鳞屑,渗液浸淫,皮疹色暗,泛发全身或局部,身重乏力,胸闷纳呆,大便溏薄,小便清长。舌质淡胖,舌苔白或腻,脉来濡缓。

辩证分析:饮食不节,日久伤脾,脾胃素虚,脾虚生湿,蕴积肌肤,致脾失健运,津液不布,水湿蓄积,停滞于内,浸淫肌肤,而发湿疹。故发病较缓,皮损潮红,瘙痒,抓后糜烂渗出;脾虚湿阻中焦则纳少,神疲,腹胀便溏;舌淡胖、苔白或腻、脉弦缓为脾虚湿蕴之象。

治法:健运脾胃,除湿祛风。

处方:《除湿胃苓汤或参苓白术散加减》生黄芪30克,白术15克,苍术9克,茯苓20克,米仁30克,陈皮9克,厚朴9克,茵陈9克,泽泻12克,赤芍12克,防风6克,徐长卿12克,生甘草2克。

加减:胃纳不香加砂仁、鸡内金;胸闷不舒加枳亮、木香;舌苔厚腻加藿香、佩兰;剧痒滋水浸淫加滑石、苦参。

用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常用成方:胃苓汤、补中益气汤、四君子汤、六君子汤、藿朴夏苓汤等。


治疗湿疹的专方

地归乌药荆防汤

  • 组成:荆芥、防风各6克,生地、当归、乌药、刺蒺藜、白藓皮各12克。
  • 加减:体弱气虚加黄芪;皮肤瘙痒加黄芩、蒲公英;大便秘结加生大黄。
  • 用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加减当归拈痛汤

  • 组成:当归、防风、羌活各10克,升麻6克,茵陈蒿12克,苦参12克,黄芩10克,苍术10克,白术12克,泽泻12克,猪苓12克,知母10克,生甘草3克。
  • 加减:湿热盛者可加赤小豆、生米仁;血虚风燥加首乌、丹参;血热加紫草、槐花、地骨皮。
  • 用法:每日1剂,水煎,分2次服。

辨证论治-外治法

(一)急性湿疮初起仅有皮肤潮红而无流滋者,以清热安抚、避免刺激为原则,可选用清热止痒的中药苦参、黄柏、地肤子、荆芥等煎汤外洗,或用10%黄柏溶液、炉甘石洗剂外搽;若糜烂、水疱、流滋较多者,以收敛清热止痒为原则,可选用马齿苋水洗剂,黄柏溶液外搽或蒲公英、龙胆草、野菊花、炉甘石、明矾各20g,煎水待冷后湿敷,或2%~3%硼酸水、0.5%醋酸铅外洗;急性湿疮后期,滋水减少、结痂时,以保护皮损、避免刺激、促进角质新生、消除残余炎症为原则,可选用黄连软膏、青黛膏外搽。

(二)亚急性湿疮以消炎、止痒、干燥、收敛为原则,有少量流滋者,选用苦参汤、三黄洗剂湿敷外搽;无流滋者,可选用青黛散、祛湿散、新三妙散等油调外敷或黄柏霜外搽。

(三)慢性湿疮以止痒、抑制表皮细胞增生、促进真皮炎症浸润吸收为原则。可选用各种软膏、乳剂,根据瘙痒及皮肤肥厚程度加入不同浓度的止痒剂、角质促成和溶解剂,如青黛膏、5%硫黄软膏、5%一10%复方松馏油软膏、湿疮膏、皮脂膏、10%~20%黑豆馏油软膏及皮质类固醇激素软膏。

治疗湿疹的专方

湿疹三方(外用)

组成:

  1. 硫黄60克,枯矾150克,煅石膏500克,青黛1.5克。
  2. 青黛、薄荷各150克,黄柏120克,黄连45克,人中白9克,硼砂60克,冰片6克。
  3. 防风、艾叶、花椒、苍术、红花、赤芍、白鲜皮、荆芥、蛇床子各10克,苦参、连翘各15克,白矾、雄黄、樟脑各6克。

用法:

  1. 方适用于湿热型患者;
  2. 方适用于毒邪炽盛者;
  3. 方适用于血虚型患者。将上药共研细末,过100目筛,香油调搽或干撤患处,每日1次。

加味蛇床子方(外用)

组成:蛇床子60克,苦参、明矾、威灵仙各15克,地肤子24克,黄柏20克,冰片10克,白藓皮、透骨草各30克。

加减:渗液明显加石榴皮、五倍子;红肿酸痛加蒲公英、蚤休;瘙痒明显加艾叶、花椒。

用法:上药煎取药汁,每煎1次加冰片5克,乘热熏洗阴囊处10~20分钟,待药稍凉后徐徐洗皮损处,每日1剂,水煎,早晚各洗1次。

坐浴方(外用)

组成:苦参、白鲜皮、蛇床子、露蜂房各30克,大黄、白芷、紫草各15克,五倍子12克,花椒10克,冰片(另包)、芒硝(另包)各6克。

用法:以上中药除另包外,先用冷水浸泡20分钟,煎煮取汁约1000毫升,倒人盆内,加人冰片、芒硝各少许拌均匀,待水温后坐浴浸泡20分钟左右,早晚各1次。

六合粉(外用)

组成:氯霉素片1.5克,强的松片30毫克,异丙嗪片O.15克,苯海拉明0.15克,滑石粉、黄连粉各4克。

用法:将上药共研细粉末,急性湿疹先用冷开水洗去黄痂渗液,后用六合粉外搽,每日1~2次;慢性湿疹亦先用冷开水洗净患处,再用适量医用凡士林或雪花膏与1剂粉剂调匀后涂搽患处,每日1~2次。

湿疹外洗方

组成:生大黄、川连、黄柏、苦参、苍耳子各10克。

加减:渗出液多者加枯矾10克。

用法:将上药水煎后滤液熏洗患处,每日3次。

烧盐散(外用)

组成:食盐、白矾。

用法:先将食盐火烧,白矾煅枯后,再将二药各等份,研成匀细粉末成散剂,瓶贮。用时先将脐孔及脐周围用无刺激性消毒药水清洗,待稍干后取本药末少许撒于脐孔及周围(约黄豆大面积),用干药棉球或干纱布垫覆盖,并稍加固定。隔日换药1次,一般用药2次即可结痂。

柳汁方

组成:柳叶。

用法:取新鲜嫩柳叶3~5千克,装入布袋,用木棒捶击布袋,取其柳叶青汁备用。使用前加热至40℃~60℃为宜,并放入75%酒精适量,将患处浸泡在热液中熏洗,每日晚上1次,约1小时。严重者,可将鲜柳叶置于鞋内,行走时便将柳叶踩碎,其汁与脚掌充分接触。

针灸治疗

体针

  1. 取大椎、曲池、血海、三阴交、神门、阴陵泉等穴为主[2]。慢性者加膈俞、足三里;渗液多加阴陵泉、水分。
  2. 取穴:分2组:甲组、合谷,曲池,三阴交;乙组、曲池,足三里。
    操作:两组穴交替使用,均采用捻转泻法,不留针,针刺深度为0.5~1寸,隔日1次。
  3. 取穴:主穴:曲池、环跳、阳陵泉。配穴:根据湿疹所在具体部位循经取穴。
    操作:先针刺主穴,中等刺激,继以梅花针轻叩脊柱两侧,直至皮肤发红,然后针刺局部患处,强刺激,留针10分钟,中间捻转运针3次,并在它的下方以梅花针叩打同一经脉的穴位,叩打至微见血珠为止。隔日针刺1次,10天为一疗程,疗程间隔3~5天。

穴住泣射疗法

取穴:箕门。操作:常规消毒后,用5毫升注射器抽取当归注射液2毫升,快速进针刺入,提插得气后,回抽无血,即将药液注人。然后,再加艾条灸15分钟左右。急性发作者每天穴注1次,7天为一疗程;慢性患者每天穴注1~2次。双侧穴交替注射,以20天为一疗程。

耳针疗法

取肺、神门、下屏尖及相应部位等。慢性者加脑、肝。中等刺激,留针时间应长些。

艾灸疗法

用艾条熏灸或熏灸器等烟熏灸患处20分钟左右。适用于急性湿疹渗液较多者。

推拿疗法

以下方法对成片红斑、密集丘疹、甚至水疱者有效:

  1. 用双手拇指按压脾俞1~3分钟,力度适中。
  2. 双手的拇指同时按压两侧的阴陵泉100次。
  3. 用拇指指端点按曲池1分钟,力度稍大。
  4. 用拇指用力按揉三阴交1分钟,两侧可同时进行。

临床医案经验

朱仁康医案

柴××,男,38岁。初诊:1970年9月2日。主诉:全身泛发性湿诊,反复不愈已3年。患者3年前冬季开始在两小腿起两小片集簇之丘疮疹,发痒,抓破后渗水,久治不愈,范围越见扩大。1969年冬渐播散至两前臂,一般人冬尤甚。今年秋季皮损已渐播散至胸、腹、背部。平时胃脘疼痛,不思饮食,食后腹胀,大便日解1~2次,完谷不化,溏薄。平时不敢食生冷水果。检查胸、腹及后背、四肢可见成片红斑、丘疹及集簇之丘疱疹,渗水糜烂,抓痕结痂,部分呈暗褐色。瘙痒无度。舌质淡,苔薄白腻,脉缓滑。证属脾阳不振,水湿内生,走窜肌肤,浸淫成疱。治宜温阳健脾,芳香化湿。

处方:苍术9克,陈皮9克,藿香9克,仙灵脾9克,猪苓9克。桂枝9克,茯苓9克,泽泻9克,六一散9克(包),蛇床子9克。10剂,水煎服。

外用:①生地榆30克,水煎后,湿敷患处。②皮湿膏,外敷。

复诊:药后皮损减轻,渗水减少,瘙痒不甚,大便溏,胃纳仍差,遂宗前法,加健脾醒胃之药,10剂。

再诊:皮损继续减轻,大便成形,胃纳见馨,继从前法,健脾理湿之药。

处方:苍术9克,炒白术9克,陈皮9克,藿香9克,茯苓9克,泽泻9克,车前子9克(包),扁豆衣9克,炒薏苡仁9克。

如此调理,前后共服药40余剂,皮疹消退而愈。1975年随访,自称几年来未再复发。

按:本例系泛发性湿疹,缠绵3年,其突出证候为脾阳不振,运化失健,水湿停滞,外串浸淫肌肤而发浸淫疮,且每逢冬季症状加重,这说明阳气虚弱之故。朱老在治疗上抓住主要环节,采用温阳健脾,芳香化湿之剂,药症相符。病程3年,服药40余剂,不仅脾胃症状消失,泛发性皮损亦告痊愈。

预防与调摄

  1. 保持良好卫生习惯,勤换衣服,使皮肤保持清洁。
  2. 急性者忌用热水烫洗和肥皂等刺激物洗涤。
  3. 不论急性、慢性,均应避免搔抓,并忌食辛辣、鸡鸭、牛羊肉、鱼腥海鲜等发物。
  4. 急性湿疮或慢性湿疮急性发作期间,应暂缓预防注射。
  5. 保持情绪安定,切勿焦虑、忧郁。
  6. 饮食宜清淡而富于营养,忌食海腥发物及腥辣食物,如酒、烟、羊肉、鱼、虾等食品。平时保持大便通畅,睡眠充足。

中医药临床总结

湿疮相当于西医所指的湿疹。其特点是多形性皮损,对称分布,易于渗出,自觉瘙痒,反复发作和慢性化。应与接触性皮炎、牛皮癣相鉴别。

  • 外邪袭表证:治宜祛风清热解毒,佐以祛湿。
  • 湿热浸淫证,治宜清热利湿,方用龙胆泻肝汤合萆解渗湿汤加减;
  • 脾虚湿蕴证,治宜健脾利湿,方用除湿胃苓汤或参苓白术散加减;
  • 血虚风燥证,治宜养血润燥、祛风止痒,方用当归饮子或四物消风饮加减。

中医药外治总结

  • 初起以清热安抚、避免刺激为原则,可选用黄柏溶液、炉甘石洗剂外搽,中药外洗;
  • 中期流滋多,以收敛清热止痒为原则,可选用马齿苋洗剂、黄柏溶液外搽,中药煎水湿敷;
  • 后期,流滋少、结痂时,以保护皮损、避免刺激、促进角质新生、清除残余炎症为原则,可选用黄连软膏、青黛膏。亚急性湿疮,以消炎、止痒、干燥、收敛为原则,选用苦参汤、三黄洗剂、青黛散、祛湿散、黄柏霜等外用。
  • 慢性湿疮,以止痒、抑制表皮细胞增生、促进真皮炎症浸润吸收为原则,可选用青黛膏、硫黄软膏、湿疮膏、皮脂膏等外用。

西医治疗

本病应尽量去除可疑的病因,但通常不易办到;避免对病变处任何不良刺激,如手抓、水洗、用力揩擦和某些不适宜的治疗;忌食致敏性或刺激性食物,象饮酒、喝咖啡、食海鲜、蛋、乳、蒜、辣等。

病因病机

湿疹的病因及发病机制相当复杂,涉及体内、外多种因素。变态反应在湿疹的发病机制上占有很重要的位置,湿疹可能发生在皮肤的一种迟发型变态反应。本病常常发生于具有过敏素质的个体。凡有此素质的人,对体内外各种致敏物质,如食物中蛋白质,尤其是鱼、虾、蛋类及牛乳,还有化学物品、植物、动物皮革及羽毛、肠道中寄生虫,感染灶等的作用较正常人容易发生过敏反应。有的甚至连日光、风热、寒冷等物理刺激皆可诱发湿疹。

此外,湿疹的发生,有时还可能同神经功能障碍、内分泌失调、消化不良、肠道疾病、新陈代谢异常等有一定的关系,一言以蔽之,湿疹的发病往往是诸种因素共同相互作用所致的。诚然,临床上也可见到,由于坚持锻炼身体或环境改变,使湿疹病损自然消退而获痊愈。

还必须指出,湿疹易复发,原因何在?有人解释为这是患者敏感性增高以及致敏物质的多源性之缘故。

内用疗法

  1. 抗组胺药物:组胺受体H1拮抗剂,如苯海拉明、非那根、扑尔敏、赛庚啶等是各型湿疹常用药,既可单用或联用,还可与镇静药伍用。
  2. 镇静剂:常用于瘙痒剧烈者,往往与抗组胺药联用,这类药品以安定、眠尔通及鲁米那等较常用。
  3. 钙剂或奴夫卡因疗法:对急性湿疹或全身泛发者最为适宜,可用钙剂静注或内服;也可应用佛夫卡因静滴,初次用量可按奴夫卡因每日每公斤4mg 计算,加入5%葡萄糖液,配成0.1%奴夫卡浓度、静滴。以后可逐渐增加用量,直至奴夫卡因每天500mg为止,每天静滴一次,10次为一疗程。
  4. 维生素类:维生素B1、B12、C、E烟草酸及菸酰胺等均可用于治疗湿疹,其中常用维生素C抗组胺药合同,可能提高疗效。
  5. 皮质类固醇激素:多用来治疗自体敏感性湿疹或传染染性湿疹样皮炎,往往与抗生素联合应用,常能迅速奏效。但对非特殊型湿疹、皮质激素疗法不宜提倡。
  6. 雷公藤片:内服,每次1~2片,每日三次,对某些湿疹患者有一定效果。

 

外用疗法

外用药中的主药多选具有止痒、消炎作用的角质促成剂或皮质激素。

外用药剂型的挑选应依据临床皮损表现来酌定,如红肿明显,渗出多者应选溶液冷湿敷,4次/日;为红斑、丘疹时可用洗剂、乳剂、泥膏、油剂等;呈水疱、糜烂者需用油剂;表现为鳞屑、结痂者当用软膏;若苔藓样变者多择泥膏、软膏、乳剂、涂膜剂、酊剂及硬膏等。

基它疗法

慢性湿疹久治无效,可酌选浅层X线照射,放射同位素32P、90Sr敷贴治疗或冷冻疗法。此外,还可采用皮质激素局部注射封闭,如选强地松龙注射液,以0.25%奴夫卡因或生理盐水稀释2.5mg/ml后行患处皮下浸润注射,每周1~2次,约4~8次可获良好。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缙哥哥 » 湿疹(湿疮)- 中西医临床及用药总结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