缙哥哥的博客
与你分享我的点点滴滴生活

《沧海·百川归海》第六十五章-鲸踪舌战

转回舱中,众人无不缄口,舱内寂寂,气氛压抑,枯坐良久,谷缜忽地拍了拍手,笑道:“如今也没什么好法子,仙碧姐姐指挥开船,薛耳依然追踪鲸鱼,至于万归藏么,我来试着对付。”

仙碧奇道:“你怎么对付?你打得过他?”

“打是打不过的。”谷缜笑笑,说道;“然这世上除了百战百胜的将军,还有一等倾危之士,一言可以兴邦,一言可以乱国。”左飞卿道;“你说的是纵横之士,如苏秦、张仪?”谷缜道;“是啊,说不得,今日我便学学苏秦、张仪,游说游说老头子。”

“岂有此理。”左飞卿突地站起,白皙面颊涨得血红,厉声道,“你要向万归藏求情?”谷缜一摊双手,道:“如不这样,还有什么法子?”左飞卿不禁语塞,可仍是愤怒难解,盯着谷缜,胸口急剧起伏,仙碧忙起身道:“飞卿,谷缜说的是,而今智力不及,倘若一味硬抗,不免玉石俱焚,和万归藏谈谈,或许能够见到一线转机。”

左飞卿冷笑道:“是啊,他是你的好义父,说不定他一看你的宝贝面子,立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仙碧红透耳根,气道:“左飞卿,你这是什么话?”左飞卿话一出口,便有悔意,可他与万归藏仇怨太深,时下怨气难消,猛一拂袖,飘身而出。宁凝见状,欲要起身,又露迟疑之色,终归坐下。

仙碧按捺心情,向谷缜道:“你要去谈,我陪你去,哼,或许真如左飞卿所说,那人会瞧我一分颜面。”谷缜摆了摆手,叹道:“姐姐虽然是他的义女,却不知词人脾性,万归藏的为人,无情无亲无私,容不得自己心底有一丝软弱,他对你的亲情,对他而言,既是难能可贵,亦是深恶痛绝,他今日将你求救风君侯的事和盘托出,已有了割断恩义的意思,一旦有变,他必然第一个拿你开刀,灵鳌岛上,他先杀崔岳,就是一证。崔岳对他恩义极深,崔岳都杀得,还有谁杀不得?”

仙碧听了失神,回想少时万归藏待自己的好,到此地步,真真叫人不胜伤感。谷缜见她神色,叹道:“这几日,姊姊避着他些。”当下起身,陆渐忽道:“谷缜,我陪你去。”

谷缜知他放心不下自己,便点头答允。

船尾后舱处于甲板上方,在诸舱之中,居高临下,地势极为有利,万归藏占住这里,颇有掌控全船之意。还未走近,便听见万归藏与霍金斯交谈,说的都是英格兰语,谷缜这几日听多了这国语言,约莫识得几个词儿,隐约听得二人言语中不断冒出“西班牙”,“黄金”,“抢劫”等词,霍金斯言语间似乎极为欢畅。

不一时,谈论中断,霍金斯吹着口哨从舱里钻出来,瞧着二人嘻嘻直笑,一脸的志得意满,扬长而去。陆渐瞧他背影,冷笑道:“这厮也投入万归藏门下了。”谷缜笑道:“这就叫臭味相投,同流合污。”

话音放落,忽听万归藏脏舱内笑道:“小谷儿,背后说长道短,可不是大丈夫所为。”谷缜笑道:“跟你老头子一比,区区不过是刚发蒙的学生,哪儿算什么大丈夫?”他突然自弱了身份,万归藏微感诧异,冷哼一声:“无事献殷勤,你闹什么名堂?”

谷缜嘻嘻一笑,走进舱内,左顾右盼。万归藏端坐在桌旁,桌上一盏鱼油灯昏黄摇曳,见了谷,陆二人,问道:“你们来做甚?”谷缜笑道:“旅途寂寞,特来找老头子你打双陆,解闷消乏。”

万归藏嘴角浮起一丝笑意,说道:“哦,你还带了双陆?”谷缜笑道:“这玩意是老头子你教我的,睹物思人,故而我一向带着。”说罢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盒,打开盒中丝绸,却是数十枚象牙棋子,丝绸摊开,?是棋盘。

万归藏哼了一声,不置可否,见谷缜分过棋子,便拈一枚,也不多说,随手落下。谷缜应了一子,笑道:“老头子,你方才给霍金斯吃了哪门子蜜蜂屎,瞧他尾巴翘到一万尺高,把南天门都给捅破了。”万归藏淡淡地道:“我教了他一个无本万利、赚大钱的法子。”

“容我猜猜!”谷缜沉吟道,“你莫不是让他打劫西班牙的商船?”

万归藏从容落下一子,微微笑道:“你小子就有这点儿鬼机灵。前数十年,一位大海客在大海那边发现一块陆地,纵是《山海经》、《万国图志》都不曾提及,真是鸿蒙初开头一次。把陆地上先前也有几个未开化的小国,西班牙人一到,便将其轻轻收拾了。可哀的是,这些小国虽弱,却多是金银,是以西班牙人日夜驱使土著,采掘金银,再以船舶满载而归,当地土著备受苦楚,哀鸿遍野,西班牙却由此富甲一方,雄及一时。”

陆渐听到这里,忍不住道:“如此说来,这西班牙赚的都是不义之财?”

“不错。”万归藏笑道,“但这不义二字却是大可斟酌,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这西班牙当年举国精穷,不如此怎可致富?可也是造化弄人,从那大陆到西班牙,海波万里,无兵可守,无险可据,西班牙的金银船既沉且慢,就如去了爪牙的虎豹,只要船够快,炮够多,既可从容劫掠。”陆渐皱眉道:“你这么不是教人做海盗么?”

“海盗?”万归藏冷笑一声,淡淡道,“金银都是西班牙从土著手里抢来的,本是不义之财,抢过来有何不可?这就是叫损强补弱,乃是天道。谷小子,这等事你也做过吧?四大寇百船财货,被你拦道截住,洗劫一空,逼得汪直那厮几乎投海自尽。”

谷缜被他说到生平得意之事,挠了挠头,呵呵笑道:“过奖过奖,那都是很久之前了,而今我转了行,不干这营生了。”

“什么叫转了行?分明是转了性。”万归藏冷冷一笑,“你小子是越活越没出息,少时锐气消磨带劲,叫人失望得很。”谷缜笑道:“老头子,这就是你我的不同,你喜欢杀人,我是能不杀就不杀,得饶人出且饶人。”

万归藏摇头道:“世人痴顽愚昧,不杀不足以警世,不杀不足已立法,秦用杀戮,一统六国,汉崇儒道,三尺法下,又有多少孤鬼冤魂?”

“警世立法?”谷缜眼中微露讥笑之色,“敢情我看走了眼了,原来老头子你不是混世界的魔王,却是心怀苍生的菩萨?”说着拍的一声,重重落下一子。

“菩萨又如何?”万归藏拈起一子,举而不投,“文殊佛成道之日,扫荡十万魔军,这算不算杀戮?”

谷缜未答,陆渐已抢着道:“那是魔,又不是人!”万归藏道:“那么你敢说,这浩浩十万魔军,就每一个无辜之魔?”陆渐一愣,他只想人是人,魔是魔,这些魔是否无辜,却没想过。谷缜笑了笑,解围道:“魔者多恶行,那是该杀。”万归藏道:“人的恶性可曾少了?倘有一魔,生于魔族,年少无知,未及行恶,算不算无辜?”

谷缜道:“魔就是魔,而今不行恶将来未必.”万归藏哈哈一笑,一子如天马行空,飘然落下:”那么人呢,而今虽不行恶,将来可也未必,哈哈,将来,将来,将来的事情谁又说得定?按照你的话,这天下人岂不都有为非作歹的可能?”

谷缜一怔,凝视棋盘,口中笑道:”孟子曰人性本善,人生如白纸,并无点墨,是黑是白,全因后来.”谈笑间轻轻落下一子,化解万归藏的凌厉棋势.

谷缜笑道:“闹了半天,佛教、儒家都是杀戮的大行家.那么道家呢?逍遥于山水,忘情于江湖,神游于无有之乡,与杀戮没有干系吧?”

万归藏微微一笑,应了一子,淡然道:“若论杀戮,道家才是杀人的祖宗.”谷缜怪道:“这话怎讲?”万归藏道:“敢问自古以来,何事杀人最多?”谷缜沉吟道:“杀人最多,莫过于兵事,屠万姓,毁名城,流血漂橹,伏尸万里.”

万归藏道了一声“好”,说道:“《道德经》有言:‘骄兵必败,哀兵必胜’,论兵法之要,竟是先于孙子.自此之后,道不离兵,兵不离道,兵家道家,异途同源.”

陆渐忍不住道:“道士是道士,将军是将军,八棍子也打不着,怎么会是同源?”

万归藏笑了笑:“《道德经》论道德,将‘道’之一物比作流水,说道‘上善若水’,譬喻道如流水,无所不至,随物赋形.《孙子》论兵法,亦将兵法比作流水,道是-兵形象水-,譬喻用兵亦如流水,因故变化,不拘常态.至于道家中以实就虚,以退为进,以弱胜强,无为而无不为,种种道理,均可化之于兵法,故而孙子十三篇,兵者五事:道,天,地,将,法,首论-道-者.

“除了-兵-家,法家酷烈实也源自黄老之术.为何?道家崇尚得天道必去人欲,大有径庭,不近人情,以神圣凌凡尘,视凡人如蝼蚁,将这道理行之于人世,顿成刑名造势,法术权诈.所行之事,无不刻薄少恩,残酷非常.司马迁就看得明白,将道家老庄与法家申韩并列,以为申不害本于黄老,韩非子极惨少恩,都是源于老庄道德之意,秦一六国,外用于兵,内用于法,殊不知这两家的老祖宗都是道家,因此缘故,后世道家,多成乱源,张道陵割据在前,太平道祸乱在后,黄巾百万,蹂躏中国,何晏谈玄,流毒无穷,开启五百年之战乱,几乎亡我华夏.谷小子,你说,这道家算不算杀人的祖宗?”

万归藏手中落子如飞,口中谈笑无忌,他词锋凌厉,谷缜一时反驳不得,只得笑道:”这么说,还是墨家最好,兼爱非攻.”万归藏淡然道:”墨家立意虽高,手段却落了下乘,讲究以战止战,以杀止杀,所谓非攻,却受制于攻者,要么杀人,要么被杀,说到底还是杀戮罢了.”

陆渐听到这里,不觉叹了口气,说到:”难道这世上便没有不杀之法?”万归藏笑笑:”那倒并非没有.”陆渐一时间忘了敌我,由衷喜道:”什么法子?”

万归藏道:”兵法云,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若能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便可不杀.”

陆渐到:”不战而屈人之兵?如何才能做到?”万归藏瞧了谷缜一眼,笑道:”谷小子,你说呢?”谷缜道:”兵法又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若要屈人之兵,重在谋略外交,耍得对方晕头转向,不敢跟你交手.”

万归藏笑而不语,谷缜盯他一阵,道:”难道错了?”万归藏笑道:”这么多年,你这小子仍是改不掉轻浮投机的毛病,你说得不错,却不是最要紧的.自古以来,擅长伐谋伐交的国家不少,其中亡掉的也不少.其实归根到底,能不战而屈人的法子只有一个,那就是比对手要强,倘若伐谋,伐交,伐兵均能强过对手,以至强服至弱,自当不战而胜,既然不战而胜,又何必杀人?”

谷缜盯着他,似笑非笑:”就好比说,你老头子处处强过我等,大可不战而屈人之兵,用不着心急杀人了.”万归藏微微一笑:”举一反三,说得不错.”谷缜道:”可你以往告诉我,天之道,损有余补不足,损强补弱,方为天道,损弱补强,那是人道.”

万归藏笑笑,说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人从何而生?天生五谷,五谷化气,气化精血,精血生人,故而人乃天生.人之道本就是天之道.只不过,天道如水,随物赋形,在天上,它是一个模样.在水中,它是一个模样,在人群之中,它又是一个模样,可说天道惟微,凡人渺小,纵是老子、佛陀,也仅能知其一面,不可面面俱知。损强补弱是天道,损弱补强又何尝不是?不损弱,何来强,若无强,又从何损之?”

这番话玄机极深,陆渐听得头大如斗,在一旁闷闷不乐,谷缜却若有所想,半晌笑道:“老头子,闲话说了一通,我这次来,其实是想奉劝你两句。这江湖里不过是一群武夫,纵然一统,又有何用?至于做皇帝,更无乐趣,每天的奏章,也能把人敲得烦死。你纵然武功盖世,年岁却已半百,熬更守夜,岂不是活受罪么?为了一把费力不讨好的破龙椅,搭上无数百姓性命,太不值得。老头子,你何不看开一些,做个富家翁,享尽天伦,岂不快活?”

万归藏哈哈大笑,笑罢望着谷缜道:“小子,你小瞧人了,老夫若要做富翁,早就做了。我问你,我做皇帝强些,还是嘉靖那蠢物强些?”谷缜不假思索道:“自然是老头子你强些。”

万归藏道:“既然损弱补强也是天道,老夫取那个蠢物而代之,岂不正是替天行道?那把破龙椅如何如何,万某并不放在心上,龙椅上的人又弱又蠢,却是叫人讨厌。强者为王,天公地道。谷小子,你若真想劝我,我倒有个折中法儿。你要不要听?”

谷缜笑道:“洗耳恭听。”万归藏微微一笑,说道:“万某没有儿女,打下江山,无人可继。你若归顺于我,将来我取江山,你做皇帝,老夫挂一个太上皇得名头如何?”

谷陆二人均是怔住,之一问如惊世骇俗,如奇峰突起,顷刻间反客为主,谷缜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叮嘱万归藏,神色疑惑,万归藏只是笑笑,侃侃而谈:你是我得意弟子,承我商道,传我武功,最难得的是你这份气度,泱泱然有王者之风,天生的帝王胚子。咱爷俩倘若联手,方今天下,谁又抵挡的了?呵呵,谷小子,成龙成蛇在你一念之间,若要斗下去,那也如你,反正是要输得,若是归顺我么,好处说之不尽,你是明白人,孰轻孰重,一想而知。”

陆渐只见谷缜神色犹豫,只当他动了心,不由大急,叫道:“谷缜,别听他的,这是他的离间计……”万归藏一挥手,不耐道:“滚开,你懂什么?”陆渐大声道:“你这人狡诈无信,那一句话又信得?当初你许了仇石周流六虚,还说让他做西城之主,事到临头,却瞧着他送命,也不稍加援手。”

万归藏笑了笑,说道:他连你都杀不了,又怎能继承老夫的衣钵?”陆渐道:“我看你只是空口说白话,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让他继承你的衣钵。”万归藏并不理睬,望着谷缜道:“谷小子,凡事应有自己主张,休听他人拨弄。你也不需立马答我,仔细想想,再行定夺。”

谷缜低眉一笑,长叹道:“老头子你这主意着实诱人,只有一点不好,叫我十分犹豫?”陆渐听得变了脸色,失声道:“谷缜……”万归藏一挥手,笑道:“那一点不好?”谷缜道:“我皇帝还没做,先多了一个姓氏,这姓氏大大不好,叫人很不舒服。”万归藏奇道:“哪有此事,姓什么?”

“姓儿。”谷镇道,“我若依了你的,这儿皇帝是坐定了,有你太上皇坐在头顶,闷也闷死了。”万归藏哼了一声,道:“你要怎地?”

谷缜笑嘻嘻地说:“既然我那么适合做皇帝,打江山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做,不必麻烦老头子您了。您老人家不妨今日起,退隐江湖,袖手旁观,瞧着我怎么打江山,做皇帝,只出眼不出力,悠哉悠哉,岂不快哉?”

陆渐心中叫绝,谷缜这一番话连消带打,反将万归藏一军。一时间,只见万归葬脸色渐沉,拈起一枚双路棋子,徐徐落下,冷冷道:“谷小子,你输了。”

谷缜只顾与万归藏斗心力,一时忘了留意棋面,此时低头一瞧,当真大势已去,不觉苦笑,推秤而起,说道:“老头子,我再奉劝你一句,满招损,谦受益,你如今已是登峰造极,奢求无度,必遭天罚。”

万归藏笑笑,悠悠道:“谷小子,你到底还是看不透我万归藏,老夫这一世,宁可大满大盈而死,绝不抱残守缺而活。”

霎时间,这一师一徒格案对视,桌上灯火摇曳不定,倏尔一阵风起,火灭灯熄,门外天光微微泛兰,不知不觉,天已亮了。

出门时,谷缜步履沉重,陆渐随在一旁,两人均不言语,走在船头,并肩而立,头顶传来悠扬哀怨的旋律,守夜苏格兰水手坐在桅顶上吹着风笛,如泣如诉,充满惆怅的思绪。

谷缜望着海面景色由暗而明,忽地叹了口气,道:“老头子是我的恩师,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他,便没有我谷缜,就算到今日,他仍是我今生佩服的第一人物,跟他作对,真是难得很……”他说到这里,又轻轻一叹,眉宇间大有苦恼之色。陆渐念起这二人的师徒之情,心中无比感慨,他明白,谷缜从不惧怕任何对手,他口中的“难得很”,绝非实力,而是难与斩绝这一段师徒之情。

谷缜来回踱了两步,忽尔举起手来,势如长剑划落,猛地一挥,沉声道:“老头子崇尚强权,顽固不化,唯有以强制强,以暴制暴,才能叫他回头。”陆渐道:“但要胜他,谈何容易?”谷缜目光一闪,淡淡地道:“法子倒有一个。”陆渐奇道:“什么?”谷缜道:“时下大海茫茫,倘是将船凿穿烧掉,或能与之同归于尽……”说到这里,见陆渐连连皱眉,便将手一摆,笑到,“罢了,这法儿太绝,当我不曾说过。”

陆渐微一沉吟,压低嗓音道:“这些日子,我想到一个法儿,也不知管不管用。”谷缜笑道:“什么法子?”陆渐道:”你记得当时我将“六虚毒”传给你时,万归藏说过什么话?“谷缜想了想,道:”他说“六嘘再传,必死无疑”,又说‘六虚毒’有如蚕虫,以你体内元气为滋养,与你气机连通,一旦传给他人,有如化茧成蛾,威力增长何止十倍,还说‘六虚毒’再传之后,再也不能逼出。我记得可对?”

“一点不错。”陆渐赞道,“谷缜你记性真好,我有你一半,可就好了。”谷缜笑道:“姚大美女记性好,将来你们成了亲,夫妻一体,他的还不是你的?”陆渐涨红了脸,说道:“我说正经事,你不要胡扯。”谷缜笑道:“我说的也是正经事,婚丧嫁娶,人生大事,不是正经事是什么?”但见陆渐窘迫,心中不忍,笑道:“不跟你说笑了,其实老天爷待你太好,大哥你天资虽弱些,却多了几个绝妙劫奴,不忘生一出,谁敢谈记性二字?说实话,我可羡慕得紧。”陆渐道:“这有什么好羡慕的,我可不喜欢,都是沈舟虚造的孽,我带着他们,是没法子。”

谷缜笑了笑,说道:“罢了,你旧话重提,做什么道理?”陆渐道:“第一句,六虚再传,必死无疑,你没有死,那是再好不过了,若不然我一辈子都会痛恨自己……”谷缜听得心头一热,叹道:“大哥……”

陆渐又道:“后面一句十分要紧,‘六虚毒以宿主体内元气为滋养,一旦传给他人,有如化茧成蝶,威力增长何止十倍。’六虚毒就是‘周流八劲’你已练成-周流六虚功-,周流八劲取之不尽,只是不如万归藏厉害.我有一个法子,六虚再传,威力更胜,你不妨先将周流八劲传给我……”谷缜忍不住接口道:”由你真气滋养,再传给我么?”

说完这句,二人四目相对,心子扑扑直跳.过了半晌,谷缜喃喃道:”临时抱佛脚,死马当作活马医,纵不成功,我们也可试试.”陆渐道:”是啊,总比俯首认输得好.”二人相视一笑,来到陆渐舱中.姚晴方醒,陆渐匆匆问候两句,不及多说,便与陆渐盘膝对坐,两人一手对接,另一手却是按在对方小腹.姚晴自觉受了冷落,颇有些不快,看到这个古怪姿势,又觉十分奇怪,欲要询问,忽地一口气上不来,阵阵喘气,由兰幽帮衬着喝了一点参汤,昏昏欲睡。

八劲入体,陆渐大金刚神力顿生感应,八劲欲化,大金刚神力欲凝,两种神通直如水火交战,将陆渐体内当作战场,斗得激烈无比。陆渐忍着难受,以绝高定力,生生迫使那团六虚劲在体内转了一周,至手三焦时,方才以谷神通传授之法门,送入谷缜丹田。

谷缜传出的八劲一成不到,细如涓流,返回之时,却只觉如洪涛激流一般,几被攻了一个措手不及,慌忙损强补弱,将来劲化入自身真气。

这一试,二人心中均已明白,陆渐的法子确然可行,不由得同时张眼,对视一眼,心中均是狂喜难禁,当即一如前法,全力施为,发劲,周转,返回,周流八劲由细而粗,由弱而强,渺渺一缕,足可化为汪洋。

谷缜惊喜交迸,只觉这法子真如生意场上一本万利的买卖,投入一文,赚回十文,投入十文,赚入百文,内力滚雪球般越滚越多,惹得谷缜商人性子发作,忙得不亦乐乎,甚或偶尔停下,察看真气收益,那感觉就如白天赚钱,夜里在灯下数元宝一般惬意。

谷缜欢喜不尽,陆渐的滋味却是大大不同,周流八劲一进一出,均要与大金刚神力交战,谷缜内力越强,八劲越强,虽不如万归藏那般无坚不摧,却似文火烤坚冰,将大金刚神力层层瓦解,大金刚神力一弱,经脉立受摧残,轻重麻痒酸痛冷热,诸般异感涌遍全身,故而唯有打起十分精神,凝神抵御.饶是如此,难受之感,仍不稍减,不多时,汗如雨落,头顶出现氤氲白气,陆渐万料不到,这练功之法与他而言,竟比赌斗强敌还要吃力。

诚然,陆、谷二人到底年事太轻,都未明白武学至理。

这世间固有种种捷径,但武学正道都是勤学苦练,千辛万苦积攒而成。吃多少苦,成多大功,本就是万世不易的真理。若行捷径,必有风险,捷径越快,风险越厉,有所得必有所失。好比《黑天书》为炼神捷径,却有黑天劫这等大苦难,周流六虚是话腐朽为神奇的奇功,然而悟道贯通之前,诸劫纷至,凶险万端,好比如来觉悟,十方魔军纷纷来袭,能够从容抵御者千万人中也无一个。

陆渐想出的这个法子固然不坏,但也犯了贪多求快、急功近利的毛病,谷缜修为精进神速,有如将数年乃至十数年修为缩为短短数日,如此一来这数年乃至十数年的痛苦不免要缩为数日了,不过因为两人同修,这些痛苦折磨全都落到陆渐头上。

谷缜所得的真气并非从天而降,推本溯源,全是从陆渐的真气中榨取而来,“六虚毒”本是天下绝毒,强到一定地步,当世能够从容抵御而无所挡的,唯有万、谷、陆三人。但万、谷二人,一则不会同修此法,因为二人互不信任,要知双方互按丹田,丹田是练功人的要害,修炼时更是空虚无备,倘若一方忽起异心,重重一击,顷刻便能要了对方性命;二则即便同修,万强谷弱,真气特性,运转之法均是一般,谷缜的真气到了万归藏体内,又如涓滴入海,顷刻化为乌有,万归藏真气磅礴,注入谷缜体内,谷缜休说从容化解,抵挡也是吃力。

陆渐的大金刚神力虽略逊于周流六虚功,但谷缜修为尚浅,不足击溃陆渐护体神通,周流八劲又与大金刚神力抵触,陆渐分得清楚明白,自身真气既不溃败,又可操纵入体异气,返还谷缜,于是乎,二人间形成微妙均势,大金刚神力聚而复散,散而复聚,转化为周流八劲,灌入谷缜体内,每度一次,陆渐内力便弱一分,所幸他显隐二脉已通,天人合一,内力生生不息。若非如此,换上任何一人,顷刻之间,便有气散功消走火入魔之患。

陆渐不知此理,但觉痛苦难受,也只是咬牙苦忍,熬了一个时辰,不觉汗透重衣,呼吸渐粗,又怕被谷缜知道,不肯再行此法,故而始终一声不吭,若无其事。又过一个时辰,用饭时分,方才收功。谷缜未觉有异,惊喜交集,眉飞色舞,大谈心得,陆渐含笑凝听,对所受苦楚只字不提。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缙哥哥 » 《沧海·百川归海》第六十五章-鲸踪舌战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